投稿信箱:news@qwxww.cn
当前位置: 犍为新闻网 >> 文学>> 散文>>正文内容

从乡土文化的雅与俗说开去

——由看电影《人怕出名猪怕壮》想到的

作者:张屏     来源:犍为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27日    点击数:

 张屏

年初,看了一部在乐山本土拍摄的贺岁喜剧电影《人怕出名猪怕壮》,听到了满场的欢笑声,感受到了人民群众对贴近生活、充满泥土味的文化产品的喜爱。

这部电影的最大成功之处在于:用电影拍摄制作这种“高雅”的艺术表现形式,将文学剧本里所蕴含的真、善、美等乡土文化元素,渗入到普通人所熟悉的“通俗”故事情节中,形象、直观地表现出来,达到了艺术与生活的高度统一,让观众们痛快淋漓地享受到了一份文化与精神大餐。

谈到电影艺术,自然要引发传统文化“雅”与“俗”的争辩。旷古迄今,人们对此莫衷一是。

我们知道,《诗经》是中华传统文化中最古老的诗歌艺术,今人常常将它作为最高雅的文化载体而登堂入室。但是其中的“风”,却是地方民歌,即我们今天所认为的“俗”,有十五国风,共一百六十首;而“雅”,则主要是朝廷乐歌,分大雅和小雅,共一百零五篇。《诗经》中,思想和艺术价值最高的其实是民歌,是千百年来人民大众口口吟诵、代代相传的经典之作。如:“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伐檀》、《硕鼠》等等,就是“风”的代表作。这些千年前的“俗”文化,传承至今,已是大雅之堂里的高雅读本了。因此,乡土文化在经年月久的沉淀中,已逐步升华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了。

而我们的电影艺术,最有生命力的表现形式,就是去表达人民群众的诉求,去观照时代进步的足迹,去展现大美中国的人文情怀。

一曰:生活呼唤电影母本。文化是电影的母本,而文学直接催生了影视作品的问世。尤其是“乡土文学”,它将生活和文化紧紧地捆绑在一起,融合在一起,汇聚成了当下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左丘明的《左氏春秋》谓之:“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将此话引用到当下的农村题材电影制作中,亦无不妥。优秀的剧本保证电影的文学性,而文学性正是一种人文的终极关怀;它所诠释的是一种“中国梦”的真实体现,将梦想化为可期实现的具象。由此,我们从文学的范畴来考量中国农村文化,就可以看到鲁迅的《阿Q正传》、《祝福》,描绘的是旧式农民的愚昧、落后与保守,这是中国近代文学对农村的经典叙述与“想象”;而后,这一形象在赵树理那里有了新变;“解放区文学”塑造出了小二黑、小芹等新一代农民的形象;解放后,现实主义创作原则,要求柳青们写出了《创业史》一类的乡土文学作品,并用电影这种形象艺术将它活化起来。

二曰:“三农”彰显电影魅力。如果我们把梁三老汉与梁生宝放置在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知识谱系中,就可以发现,所谓的中国农民并不是一个内涵一致,固定不变的统一体,而是一个千差万别的传统概念,并不存在共同的农民群像。“农民”只是历史的产物,而不是自然的产物;它不是先于历史而存在,而是在历史中形成的社会范畴。 而历史事件往往最易被理解,哲学次之,文学最难。因为文学从来都是与人生同构的。一个具有深厚人文精神的好故事,才能具有感人的魅力。从近年来一些好的乡土影视作品中,譬如2017年峨影集团拍摄的《人怕出名猪怕壮》,我们感到了一种高雅文化的乡土回归;它将文化还原给生活,让活生生的人感受到了生命的冲击力,感受到了精神世界里触之可及的美好,感受到了寻常人们内心深处勾连纠结的莫名渴望。

三曰:文化赋予电影灵魂。文化学告诉我们,电影已不仅仅是单纯的动态记录,它应该是一种视听体验下的生命动态的刻画。那些农村题材电影中环境的变化和人物形象的演变,再到如今一种有关农村题材的缺席,一个方面它展示给我们时代的变迁;另一方面,也向我们提出了新的历史时期的诘问:今天,我们的文学还能塑造新时代的农民形象?在风雷激荡的当今世界,在日益强盛的当下中国,我们如何在新型城镇化的道路上竖起一杆传统文化的大旗?诉诸于历史与文化,我们更需要扎根于生活的广大艺术家与作家们的底气,更需要高雅文化走下神坛,在广袤乡土中去寻根,在民俗文化的浩瀚海洋中去“淘尽黄沙始得金”。

四曰:乡土开阔电影背景。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在《乡土中国》里描述到:“‘土地’这位最近于人性的神,老夫老妻白首偕老的一对,管着乡间一切的闲事。他们象征着可贵的泥土。在《一曲难忘》的电影里看到了东欧农业国家的波兰也有这类似的风俗,使我更领略了“土”在我们这种文化里所占和所应当占的地位了。”在峨影集团拍摄的《人怕出名猪怕壮》影片故事展开中,折射出了人们对于土地年深月久的相思依恋之情。放眼望去,多年前那些渴望飞翔的农村青年从乡土中走了出去,便一路泪别土墙茅屋、不再回头了。但是,那是文化的缺失,那是传统的断代,那是文明的漂移!殊不知,新中国正是从乡间的地基上拔地而起,改革的春风正是从乡村的田垅里飘来的。而遗憾的今天,农村早已似乎不是电影创作强烈关注的对象了。当所谓的西方 “雅”文化在打压和绞杀我们的乡土“俗”文化,让我们感到生活越来越沉重和窒息的时候,我们才猛然发现:这片深厚的皇天厚土,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根;在广袤的乡土大地上,有我们的祖先积淀与薄发的思想、文化与经验,至今在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创新与发展注入强大的活力。我们有理由回去,行走在宁静的山间小路上,停留在田垄上,弯下腰去捧一把泥土,带走几株家乡的野草。因为,那是我们心灵栖息的家园,是母亲的大美之魂。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于1962年的《李双双》,为什么能够影响整整两代人,就是因为它讲述的是一个中国普通农民的故事,它真实地反映了农村存在的人民内部矛盾,塑造出鲜明、生动、具有典型意义的银幕形象,而且创造了一种农村喜剧片的新风格,成为中国农村电影的经典之作;电影《喜盈门》,围绕一个四世同堂的普通农民之家从合到分、再由分而合的过程,把家庭中几代人的喜怒哀乐以及他们的道德情操予以充分展现,集中突出了尊老爱幼、促进家庭和睦的主题,歌颂了我国人民的传统美德和敬老爱幼的伦理道德观念;北影厂根据四川作家周克芹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许茂和他的女儿们》,忠于原著,保持了现实主义的质朴、真实,真实深刻的性格刻划,富有乡土气息的场面描绘。还有改革开放后拍摄的农村题材的电影,譬如《那山那人那狗》、《乡音》、《老井》、《黄土地》、《野山》等等,都为那些离乡背土的游子们提供了萦绕于怀、泪流满面的“老家”记忆。而峨影集团拍摄的《人怕出名猪怕壮》,似乎比以上乡土题材的电影技高一筹,意境与构思上更甚一层。因为影片所展示的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东、西方文化的冰火碰撞,城市文明与农村民俗的激烈冲突,民间价值取向与核心价值观的深度融合,科技创新型社会对民族传统文化的嬗变扬弃等等,不一而足。

电影《人怕出名猪怕壮》,让我们看到了城乡一体化建设所带来的世风巨变,生动而又深刻地诠释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反映出了当代中国农民热爱生活、昂扬向上的精神风貌。

有鉴于此,我为影片点赞。

犍为新闻

更多>>

综合新闻

更多>>

魅力犍为

更多>>

24小时热点排行

媒体合作:0833-4250036 QQ:1497418715 邮箱 qwxww@qq.com
地址:犍为县玉津镇北街224号 邮编:614400 备案号:蜀ICP备14010140号
新闻爆料:0833-4250036 监督电话:0833-4250026
律师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