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news@qwxww.cn
当前位置: 犍为新闻网 >> 文学>> 其它>>正文内容

传统•诗歌与文化

——读周治忠诗文集《孔孟碑林》作品随感

作者:张屏     来源:犍为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23日    点击数:

张屏

今天,有幸能够参与周治忠先生诗文集《孔孟碑林》作品座谈会,谈谈我的读后感,错漏之处,请在座的各位文友批评指正。

首先,我要感谢年近八旬的治忠先生,耗时六载,伏案疾书,尽收传统文化精髓,终于成就一部二十余万字的精神大餐《孔孟碑林》,堪称犍为本土传统文化的经典传世之作!

其次,治忠先生德高望重的品格令人钦佩。作为县作协的第一任书记,他坚强的党性、宽阔的胸襟、渊博的知识、老骥伏枥的精神、严谨治学的较真等等,令人肃然起敬!

再次,治忠先生作为长期从事理工科的工程师,退休后转而痴迷于文学创作,以古风诗歌载体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为能事,孜孜以求,诲人不倦,令人动容!

在他的诗文集尚未面世之前,我就有幸拜读了他的大量诗作。作为犍为文艺界的忘年之交,我和他经常交流传统文化对于未来社会和人文的影响。他把传承国学、家学视为己任,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心血。今天,他终于吐丝成茧、破茧成蝶,为子孙后代们留下了一笔丰厚、宝贵的精神财富,可喜可贺!

由此,我想到了我们的泱泱中华,曾经被称为诗国,自先秦以来形成的古诗词浩如烟海,灿若星辰,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文明的瑰宝。在这些作品中隐含了许多难以言传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精深含义,给后人以启迪,给后人以广阔的思维空间。

儒、道、佛主要思想的出现,对于古代诗歌的创作有着积极的意义。在古代,不同诗歌大家在创作中,体现出了他们对于不同理论思想的认识,也由此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当时社会的思想状况。

古代的诗歌类型非常多,大家比较熟悉的有爱情诗、友情诗,亲情诗、咏怀诗、咏史诗等,今天我要讲的是这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类型,中国古代的咏怀诗。在这里,治忠先生的《孔孟碑林》就是其中之一。什么是咏怀诗?就是吟咏抒发诗人怀抱情志的诗,它所表现的是诗人对于现实世界的感悟,对于生命存在的思考,对个体生命的把握,对未来人生的设计与追求,中国古代的咏怀诗,又可以分为三个类型:替世情怀,它的思想基础来源于儒家学说;超世情调,它的思想基础来源于道家学说;游世情趣,它的思想基础来源于释家学说。

一、解析中国诗人的“替世”情怀

“替世”,就是替天行道、介入世间之意,它所表现的是忧国忧民,志在通过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来实现自己生命的价值。替世情怀思想基础的来源,就是中国传统的儒家学说。儒家学说的发展经历了不同的阶段。大家知道,在孔子、孟子的时代有儒学,这个时候的儒学,我们称为先秦儒学,或者是原始儒学。然后到了两汉,到了董仲舒生活的时代,就有了以董仲舒为代表的两汉经学。第三个阶段,到了宋明时代,有宋明理学,然后到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时候,出现了现代新儒学。我们现在所说的儒学,主要指的是原始儒学,原始儒学以孔子和孟子为代表,它所张扬的是一种天下意识,一种忧患意识。

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他们都具有一种忧患意识,这种忧患意识,从孔、孟就开始了。范仲淹在《岳阳楼记》写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作为诗人,他表现出来一种忧患意识。在《易经》里边,所表现的一种思想叫“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古代的士大夫、诗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治学、修身、齐家、平天下”。他们的诗歌,主要表现出这样一种精神。

我们说中国古代伟大诗人的时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就是看他是不是关心社会,是不是关心人民、国家、天下事。如果他没有关心,他可能是一位优秀的诗人,但是他不是一位伟大的诗人。在中国古代诗歌史里边,有些是帝王将相,比如说刘邦,他很少做诗的,但是他有一首诗流传下来,这首诗叫《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起句是对眼前风景的大笔勾勒,然易于让人联想到刚刚平息的秦末大乱、楚汉战争。次句叙事,满怀豪情与自得。尾句透露出汉高祖为汉家天下的长治久安隐藏于胸中的忧患感。明白如话,壮丽而奇伟。曹操的《短歌行》云:“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幽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燕,心念旧恩。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魏源说:“对酒当歌,有风云之气。”诗人在觥筹交错、轻歌曼舞的盛大宴会上,并没有沉醉,他的思绪,依然久久地萦绕着统一大业的进程,难以释怀。所以他才发出“人生几何”的喟叹。在极度愁苦中诗人惟有借酒浇愁。英雄的忧伤不是为了个人穷奢极欲的享乐,而在于时光易逝使壮志难酬。英雄因忧愁的沉重也可能借酒浇愁,但这只是暂时的;久久沉浸于醉乡的不是真英雄,伟大的事业在时刻召唤着他。这种追求没有随着诗人的老去而淡化。曹操《龟虽寿》等诗表明:进入老境的他,雄心壮志不减当年。“名言激昂,千秋使人慷慨。”

不仅帝王诗歌有此种胸怀,士大夫也用诗歌表白着他们以天下为己任的情怀。辛弃疾《破阵子》云:“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首尾两句写实,中间八句写梦境。“醉里挑灯看剑”,六字写出壮士形象。“梦回”接上句而来;此处的梦回不是真的梦回,而是梦中的梦回,如此使词境扑朔迷离,让人难以分清幻想与现实。“梦回”以下八句写军号响起,将军犒劳部下,军乐队高奏雄壮之曲。将军开始检阅他的部队。下片先借将军的马与弓写战争场面的激烈惊险,继写将军大功告成的喜悦。“可怜白发生!”笔锋陡转,跌回现实。这首词构思奇特,大气磅礴,有力地表现了词人报国之志难以伸展的悲哀。

屈原、曹操、曹植、李白、杜甫、白居易、陆游、辛弃疾等人一生积极入世,写出了许多表现拯世济民之志的诗歌自然在情理当中,出乎许多人意料之外的是:即使典型的以超世为主的诗人,如阮籍、陶渊明等亦流露出一定的替世倾向。“籍本有济世志,属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籍由是不与世事,遂酣饮为常。”(《晋书·阮籍传》)其实,阮籍至死都没有放弃对世事的关注。陶渊明少年时代即有大济苍生之志,退隐田园后,壮志并未随着田园中的袅袅炊烟而虚化。有时,有志难酬的苦楚会突然造访诗人,搅得诗人彻夜难眠。在《杂诗》(其二)中他写道:“白日沦西阿,素月出东岭;遥遥万里辉,荡荡空中景。风来入房户,夜中枕席冷;气变悟时易,不眠知夕永。欲言无予和,挥杯劝孤影。日月掷人去,有志不获骋;念此怀悲凄,终晓不能静。”诗人抒写的是新秋月夜,辗转难眠,因时光的流逝,壮志难酬而终晓悲凄,情难自抑。从自身对季节变化的体悟,引出有志难酬的感慨。诗人渴求理解,内心充满了寂寞与悲凄。这首诗写于诗人归隐多年之后。有人说走向田园的陶渊明终于觅到了心灵的桃花源,得到了精神的慰安与归宿。那么,通过这首诗我们可以知道,走向田园,过上了隐逸生活的陶渊明,他的心灵深处依然矛盾,依然痛苦。

这就是中国诗人的替世情怀。

二、追溯中国诗人的“超世”情调

在社会政治黑暗的时代,在士人身心受到压抑、创伤、挫折的情况下,士人、诗人易于出现超世的倾向或行动。超世情调即其精神超越于污浊的世俗之外,进入到一个逍遥自在、自我陶醉的世界。如果说天下意识主要来源于儒家思想,那么超世情调主要来源于道家思想,特别是庄子思想。

道家,这也是我国本土的思想结晶。道家的创始人是老子。道家强调的是黄老无为,它认为天地万物源于同一本源,人和大自然中的万物从本质上来说其实是一致的,无贵贱之分、善恶之别,不要刻意地去追求,应与自然界的万物一样自然的和谐相处。它注重的现实生活的修炼,克制自己的欲望,悠然自得的生活。这与当代社会追名夺利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庄子作为道家学派的代表,一生都在追求逍遥人生,他向往的是“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境界;他欣赏的是“乘云气,骑日月,而游于四海之外”的真人;他描绘修道的过程是:“以圣人之道告圣人之才,亦易矣。吾犹守而告之,参日而后能外天下。已外天下矣,吾又守之,七日而后能外物。已外物矣,吾又守之,九日而后能外生。已外生矣,而后能朝彻。朝彻而后能见独,见独而后能无古今。无古今,而后能入于不死不生。”“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这里所谓的“外天下”、“外物”、“外生”、“朝彻”、“见独”、“坐忘”等等,所说的就是心灵的超越境界。庄子告诫世人、希望世人的正在于:从混乱污浊的人世间中超越,从狭小浅陋的自我中超越,进入到空静澄明的心灵境界去。庄子的思想给后世追求超旷逍遥的诗人指明了方向。

阮籍《咏怀》(其三十二)云:“朝阳不再盛,白日忽西幽。去此若俯仰,如何似九秋。人生若尘露,天道邈悠悠。齐景升丘山,涕泗纷交流。孔圣临长川,惜逝忽若浮。去者余不及,来者吾不留。愿登太华山,上与松子游。渔父知世患,乘流泛轻舟。”

此诗写诗人对于人生的洞察、对于天道的思索,其中蕴含、沉淀着深沉的意蕴,标志着人性的觉醒。在体认到生命悲剧意识之后,诗人选择的是“乘流泛轻舟”的超世之途。

陶渊明《庚子岁五月中从都还阻风于规林》(其二)写道:“自古叹行役,我今始知之。山川一何旷,巽坎难与期。崩浪聒天响,长风无息时。久游恋所生,如何淹在兹?静念园林好,人间良可辞。当年讵有几,纵心复何疑!”

在义熙元年(公元405年)辞彭泽令之前,陶渊明数次入仕,又数次离开官场,在仕与隐之间摇摆不定。庚子岁(公元400年)这年,陶渊明在荆州刺史桓玄手下任职。这首诗表现出诗人对官场生活的厌倦和对田园生活的向往。“崩浪”两句是写实,也是借山川的风浪喻仕途的艰难险恶。“静念园林好,人闻良可辞”是全诗的核心,是他思想中的主导方面。正是在这种思想观念下,他体认到人生有限,应该纵情任性,不能浪费美好的时光,所以才有了后来挂冠归去、隐居终身的壮举。

王维《酬张少府》云:“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前四句表白诗人后期的处世态度。“万事不关心”,也是一种人生哲学。它不同于儒家的“穷则独善其身”,甚至和庄子天人思想也有区别。“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是庄子理想人格的最高境界,但是面对人世间,庄子是一位批判者、抗议者。而“晚年唯好静”的王维则从人世间中抽身而出,奉身而退,退缩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心灵世界,孤芳自赏。后四句写无我之境,读之令人悠然神远。

李白《宣城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云:“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感情复杂多变,结构大开大合,起落无端,断续无迹,语言自然豪放。在感受过壮志未酬、岁月蹉跎的精神苦闷之后,在体验了逸兴飞扬、九天揽月的幻境之后,“举杯消愁愁更愁”的诗人在无奈中把目光投向江湖,意欲驾扁舟一叶,飘荡于湖光山色之中。马致远的《夜行船·秋思》是元代隐士的内心独白。作者否定了功业,否定了名利,流露出浓重的历史虚无感,在百年梦幻光阴中,作者主张“红尘不向门前惹”,与自然相亲近,过一种清贫澹泊的隐居生活。作者在这套曲子里勾画了三幅鲜明的画面:一是古代宫阙已变为“衰草牛羊野”、古代豪杰已灰飞烟灭;二是争夺名利之徒,如蚁排兵,如蜂酿蜜,如蝇争血;三是隐居之士生活在绿树青山、竹篱茅舍之中,“和露摘黄花,带霜烹紫蟹,煮酒烧红叶”,生活悠然自得。在对比中凸现了作者的人生价值取向。

由此得见,中国诗人普遍具有群体性的超世情调。

三、探求中国诗人的“游世”情趣

来自于释家的云游说,追求个人的极乐世界;将主观感受凌驾于万事万物之上。游世者的人生哲学是以个人为本位的,以物质享乐为人生的最高价值,对现实、对人生持一游戏的享乐的态度。佛家,作为宗派最多,理论最为丰富的一家,对于中国文化也有着巨大影响。佛教起源于古印度,和儒家思想一样也是讨论人的问题。它认为人生是苦,人生无常。人的存在是一种修炼,人的痛苦存在主要是贪瞋痴三念的存在,人需要克服这三念对于自身的影响,最终达到理想的境界。

佛家有许多宗派。六祖慧能是禅宗的发扬光大者,提倡心性本净、佛性本有、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慧能以后,禅宗广为流传,于唐末五代时达于极盛。禅宗使中国佛教发展到了顶峰,对中国古文化的发展具有重大影响。

唐代高僧神秀偈云:“身是菩提树,心为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惠能反驳并偈云:“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一个是讲人的身心要善于发现,善于反省,贵在自知。一个讲要活在当下、用在当下、知在当下。凡事看开想通不计较,世出世间如梦幻泡影,了不可得。

王维以诗才闻名于唐开元天宝年间,他善于在诗中表现一种“空”、“寂”、“闲”的境界,正是得力于他的禅学修养的完美呈现。如《终南别业》:“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王维晚年官至尚书右丞,职务可谓不小。其实,由于政局变化反复,他早已看到仕途的艰险,便想超脱这个烦扰的尘世。他吃斋奉佛,悠闲自在,大约四十岁后,就开始过着亦官亦隐的生活。这首诗描写的,就是那种自得其乐的闲适情趣。

王维以禅语、禅趣、禅法入诗,被后人称为“诗佛”,以与李白的“诗仙”和杜甫的“诗圣”相颉颃。王维的禅心可以从他的许多诗中得到明证,如《竹里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如《鸟鸣涧》:“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如《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影入深林,复照青苔上。”禅理佛趣可以说是俯首即拾。

儒道佛的三家思想对于中国古典文学有着醒世和激励作用,它使得古典文学更富有人格魅力,使得诗歌更为生动。我们能从诗歌中读到古代文人对于自己理想的追求,能读到他们对于社会的认识和评价,更能读到他们那崇高的人生品格。

在治忠先生的《孔孟碑林》诗文集中,我们不难看到,他半个多世纪的人生阅历,融入了诗人的替世情怀,他用古风体诗作阐释了历代儒家学说;他也融入了超世情调,他用诗文的形式,将道家学说应用于顺应时势,有所为有所不为,具有震撼的行为学意义;他的诗文中也同时可见其游世情趣,他将释家学说的劝世从善、自得其乐思想灌注在诗文中,极言其内心平衡,让人的价值取向更趋向于普世。

由此,作为一部当代版的《道德经》,周治忠先生的诗文集《孔孟碑林》极具生命冲击力,亦因此增添了历久弥新的思想张力和哲学意味。

 

犍为新闻

更多>>

综合新闻

更多>>

魅力犍为

更多>>

24小时热点排行

媒体合作:0833-4250036 QQ:1497418715 邮箱 qwxww@qq.com
地址:犍为县玉津镇北街224号 邮编:614400 备案号:蜀ICP备14010140号
新闻爆料:0833-4250036 监督电话:0833-4250026
律师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