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news@qwxww.cn
当前位置: 犍为新闻网 >> 社科>>正文内容

犍为简史2——古犍为的文明曙光

作者:罗家祥     来源:犍为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24日    点击数:

罗家祥

蜀道难  唐·李白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

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根据考古学家的考证,最早的人类出现在二三百万年前,云南省元谋人生活年代约为一百七十万年前左右。又经过漫长的年月,大约从1.8万年前开始进入新石器时代。与打制的旧石器时代器物相比,磨制的石器当然更加先进。

犍为县境内也发现了新石器时期的遗留物,如石斧、石矛、骨针等,可见原始人的创造性,但实际遗留得并不多。

一、皇木楠木

这一时期大自然给我们留下的宝贝还多,比如犍为及周边地区盛产楠木——如果您没有见过,不妨参见故宫和犍为文庙里的擎天巨柱,明清时代因为数量稀少而成为皇家专用,如果擅自使用,那样脑袋是随时可能“搬家”的。

几千年至几万年前,因为发生地震、洪水、泥石流等自然变异,将地上植物生物等全部埋入古河床等低洼处。一些埋入淤泥中的部分树木如楠木,在缺氧、高压状态下,渐渐演变为“阴沉木”,有的四川人称之为“乌木”,四川地域有很多,犍为县的松林山庄就有。现在的乐山市有个“乌木博物馆”,大家可以去参观一下雕刻《四大名著》等,看看大自然的惊人转变和工艺家们的鬼斧神工。笔者手里的最新相关信息是:2017年2月5日《扬州晚报》报道的,2016年12月25日下午,乐山市市中区悦来乡村民发现了乌木。

“一克乌木一克黄金”,这些乌木,今天看来十分珍贵,可是时光倒流二三十年,它们都是些没人要的“弃儿”,岷江河岸里不时都有。为什么叫“弃儿”?因为那时大家都穷,需要的是能够生火取暖的干柴,而“乌木”又不能发火,所以认为无用。殊不知风水轮流转,今天的身价大不一样。那时候,岷江河里天天都有硕大无比的木材,静静地躺在河里,儿时无知,还以为是没有人要的,后来才知道有大渡河森工局、水运局之类的单位,专门砍伐和漂流大木到下游转运——其实,明清时期的楠木就是这样运的,路径是乐山、宜宾一带走岷江—长江—大运河—北京。那时候根本没有能够运走那么长、那么重的运输工具,利用水力的好处是省时省力,您我们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

二、岷江是中华民族的源流之一

我国今天的主体民族是汉族。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汉”族是汉朝之后才有的族名。之前的呢?历史学家们称为“华夏族”或“华族”“夏族”等。实际上,古代的民族不等于今天的民族,今天的民族往往有着非常复杂的来源,而且肯定不只是一个古代民族的流传——以伟大的皇帝唐太宗为例,他身上就是同时留着胡汉民族的血液。至于以日出为名的东亚某国,自称“万世一系”,血统纯正得很,其实自欺欺人,荒唐可笑,不值一驳。

今天汉族人的一大源流是氐羌人。羌人的一大聚居地,就是四川和甘肃。所以《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氏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高阳有圣德焉。黄帝崩,葬桥山。其孙昌意之子高阳立,是为帝颛顼也。”这一段,涉及中华发源,极其重要。

其中,黄帝是中华始祖(相当于新石器时代的晚期),他的正妃嫘祖据考是四川省盐亭县人,是她发明了丝绸(四川蜀锦非常有名,是三国蜀汉的战略物资)——据东汉《说文解字》:“蜀:葵中蚕也。”“青阳降居江水”,这个“江水”,上一篇已经说明了,清朝之前的史书都认为岷江是长江。至于这个昌意降居的“若水”,有人认为是现代文豪郭沫若所言的源于乐山的“沫”(大渡河)、“若”(青衣江),其实言这个“沫”是大渡河是对的,但这个“若”却不是青衣江,而是雅砻江及所汇入后的金沙江统称。青衣江(青衣水)的名字,早在战国时期的《竹书纪年》就有了。“蜀山”,即岷山,岷江的发源地。

大禹,中华民族的治水功臣,《史记·六国年表》云:“禹兴于西羌。”三国时期的《水经注》记载他是广柔县人,即今四川省汶川县一带。

各地对于这些华夏始祖发祥地的争夺异常激烈,暂且不表。如果说,这些文献多少有点传说成分,那么文物考古则能有力地说明这一问题。

说起四川远古,早期中原的人们有些轻视,所以《汉书·地理志》称:“巴蜀本并南夷”,意思是:巴蜀这些地方啊,早些时候,不过都是野蛮人。

其实,广汉市三星堆的出现已经打破了这种说法。它位于广汉市西北的鸭子河南岸,分布面积12平方公里,距今已有5000至3000年历史,是迄今在西南地区发现的范围最大、延续时间最长、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城、古国、古蜀文化遗址,被称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昭示了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同属中华文明的母体,被誉为“长江文明之源”。在这里发掘的古蜀秘宝中,有高2.62米的青铜大立人、有宽1.38米的青铜面具、更有高达3.95米的青铜神树等,均堪称独一无二的旷世神品。而以金杖为代表的金器,以满饰图案的边璋为代表的玉石器,亦多属前所未见的稀世之珍。这里的许多人形,与常见的造型不同,有纵目的,颇似外星人。

这一灿烂古蜀文明,与新津县的“宝墩文化”、成都市区的金沙遗址一起(金沙发现的商周太阳神鸟金饰,已经成为今天中国文化遗产的标志),成为古蜀灿烂文明的代表,而且会进一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三星堆的出现,使得历史学家们不得不重新认识西南早期的文化。

在这些铜器里,有令人惊奇的发现。据1984年金正耀发表的研究:河南省殷墟里的殷商中期的大王武丁之妻“妇好”之墓里的青铜器、广汉三星堆青铜器的部分含有云南东部的矿质,这是他通过“铅同位素示踪方法”得出的结论。

要把远在云南省东川一带(汉属犍为郡堂琅县)的铜、个旧的锡等(青铜器就是铜与锡的合金)运去广汉乃至于河南省,这该是怎样的宏大工程?该需要怎样的运输?

三、早期的滇—蜀路

四川从来就不是保守的地方——一个有趣的事实是,自古以来在四川这块易守难攻的盆地占山为王的,如公孙述成家、刘备蜀汉、李雄成汉、前后蜀等等,往往都是外来人当家作主。

这一作风,其实古已有之。

但是,即使在今天科技如此发达,历史老人留下的许多谜都无法解开,更何况古人?所以李太白《蜀道难》一开篇就是迷糊:“噫吁嚱(yī xūxī),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蚕丛鱼凫( f�),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s�i)通人烟。”

诗中提到古蜀国的王朝蚕丛鱼凫。现在得到人们认可的有五大王朝:蚕丛、柏灌、鱼凫(三星堆文化主人),及后来的杜宇(“望帝春心托杜鹃”)、开明。他们各是一朝多代,不是某个具体首领的名字。

杜宇王朝。《蜀王本纪》载:“蜀民稀少,后有一男子名曰‘杜宇’,从天堕止朱提……宇自立为蜀王,号曰‘望帝’,治汶山下,邑曰‘郫’。” “朱提”即今今云南省昭通市,二汉属于犍为郡朱提县,后单独设郡。望帝杜宇从朱提到成都附近的郫(今有望丛祠),走的是“岷江道”,必然经过犍为、乐山,但当时仅是小路而已。杜宇部落打败了鱼凫,继续统治古代四川几百年。据《华阳国志》记载,:“乃以褒斜为前门,熊耳、灵关为後户,玉垒、峨眉为城郭,江、潜、绵、洛为池泽;以汶山为畜牧,南中为园苑。”杜宇的势力达到云南省、贵州省(古称“南中”,即后来诸葛亮平叛之地)。

开明王朝。楚国派驻鄨的首领入蜀,建立了开明王朝,如张衡《思玄赋》说:“鳖令殪而尸亡兮,取蜀禅而引世。”唐的李贤注:“鳖令,蜀王名也。殪,死也。禅,传也。引,长也。”《水经注·卷三十三·江水》引三国来敏《本蜀论》说:“荆(楚)人鄨令死,其尸随水上,荆人求之不得。令至汶山下,复生。起见望帝。”鄨灵、鄨令等皆因译语之故有别。这个鄨灵的特长是治水,正为大水所苦的杜宇重用了他,治理了不少水患,不料鄨灵势力大了,就取而代之建立了开明王朝。杜宇失去了国家,心中悲愤,变为杜鹃鸟,听起来令人恻隐,所以李白《蜀道难》又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这时是农历的二月,正是播种的时节,等杜鹃鸟一叫,大家都知道该播种了。杜宇生前爱护百姓,教民耕作,所以农人都很重视杜鹃鸟,时时祭祀杜宇。

鳖灵即位,号曰“开明帝”, 也有数百年的历史。开明王朝有多个首都,其中乐山就是其中一个,据《水经注·江水》记载:“悬溉有滩,名‘垒坻’,亦曰‘盐溉’,李冰所平也。(南安)县治青衣江会,衿带二水矣,即蜀王开明故治也。”

三、蜀人流亡

话说四川盆地之类,长期以来就有互相毫不服气的两大古国:巴和蜀,“蜀”即连续的古蜀国,现在是开明王朝,“巴”即古巴国,原来中心在湖北一带,后来因为楚国的挤压,到了以重庆一带为中心,其故都也有多个。古代他们打了许多年的战也没有分出胜负,到今天为止成都市与重庆市也是上演“双城记”,互相有些瞧不上眼,正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蜀国在盆地内发展,到了一位开明氏名叫“保子帝”的时候,势力已经很大了,“雄张獠、僰”。

巴和蜀二个古国长期交战,蜀国又出了内贼。蜀王分封一个弟弟名叫“葭萌”的在汉中,号曰“苴侯”,并把这个邑叫“葭萌”。不料,弟弟苴侯不服哥哥,私下与巴王为好。故蜀王大怒,伐苴,苴侯奔巴。巴求救于秦。秦惠王此时正欲谋楚,与群臣商议,有人认为蜀地偏僻之国,不如伐楚。司马错却认识到了蜀地位于楚国上游,有“泰山压顶”的不挡之势,说:“蜀国富饶,如果得到其布帛金银,足给军用。长江通楚,有巴之劲卒,浮大船以东向楚,楚地可得。得蜀则得楚。楚亡,则天下就归并了!”秦惠王大喜,于是定下伐蜀大计。

周慎王五年(公元前316年)秋,秦派大夫张仪、司马错、都尉墨等从石牛道伐蜀。蜀王亲自到葭萌抵抗,但是打了败仗。无奈之下,蜀王只好与太子分头逃走,蜀王往南逃走至武阳(今眉山市彭山区),被秦军追上所害。其傅、相及太子往北退至逄乡,死于白鹿山。于是古蜀国亡国,巴国也没有得到好处,反而亡国了,地盘全部归入秦国。自此,四川就被纳入了中原统一王朝的地域。

古蜀国虽然灭亡了,但是古蜀国人并没有死光。他们有的投降了,有的却不屈。其中有一部分,头领是安阳王子,率领族人沿着岷江往南逃走,您猜他们最后到了哪里?竟然到了今天的越南(古名交趾)北部!这一历史事实,在《水经注》里有记载,所以这一时期越南称之为“蜀朝”。

四、金石井镇的战国墓

上世纪1977年开始,犍为县的金石井镇(当时叫金井乡)万年村2组和五联乡五一村11组,先后几次发现了两处战国古墓。考古专家们对此进行了深入的发掘和研究,有的专业论文发表在顶尖的《考古》和《文物》上面。

两处战国古墓都是长方形的土坑墓,发掘出了130多件文物,包括陶器、青铜器等,其中不少铜戈、铜剑等武器,以及罕见的金珠等货币。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五联乡里面发现了3枚圆形的铜印,绘有图案或文字,被称为“巴蜀图语”,至今未解。所有的这些,都是贵族才可能拥有的物件。乐山市的文字,应该是从这里发端的——而文字,是文明的象征,足可以见金石井镇在乐山市历史上的地位了!

专家们认为,这正是蜀人南迁的铁证。自此,它成为研究先秦时期古蜀文化的一个必论之物。

为什么蜀人会逃到这里呢?原来,金石井属于紫土丘陵区,这里有不少的坝子,还有小溪,适合人类居住——更重要的是,金石井自古就产盐,或许这才是逃亡到此的蜀人聚居于此的关键原因。当然,产铁也是重要的一个原因——这正是东晋在这里设立冶官县的原因,由来有自。

秦灭蜀国后,在蜀地实行与关中一样的“郡县制”,大量设置郡县。除了在汉中(今陕西省汉中市)设了汉中郡,古蜀国之地设了蜀郡,古巴国之地设了巴郡。郡的长官此时称为“郡守”(汉景帝时称为太守),还有副职郡尉(负责军事)、郡监等。

至于设县,比较明确的有成都县、新都县等。其实,秦国对蜀地的开发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早、更有效。比如,以前曾经认为的一些县,大家认为是汉代才设立的如僰道(治今四川省宜宾市,“道”是一种特殊的县)、资中县(治今四川省资阳市),据2002年才在湖南省龙山县发掘出来的《里耶秦简》,实际上早在秦就已经设立了,其中资中县建置于秦王嬴政十一年(公元前236年)之前,僰道建置于秦始皇嬴政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之前。

今天犍为县之地,基本上属于南安县(可能有少部分属于僰道县)。南安县是何时所建?因为年代久远,并没有明确的年份(即使有,也是没有任何文献依据的)。但是,从李冰曾经在乐山—宜宾一带治水,并且南安还曾经作为开明故都来看,秦置是完全符合常理的。

就这样,从金石井镇的战国墓出发,开始了乐山市和犍为县的信史阶段。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李冰治水与犍为》分解。

 

赞曰:

秦王开疆蜀国亡,战国古墓现金井。

巴蜀图章难解谜,犍为就此开信史。

 

 

【参考文献】

专著

《华阳国志新校注》(《巴蜀全书》丛书):晋·常璩撰,刘琳校注,四川大学出版社,2015年7月第一版

论文

《大禹出于西羌辨》:李健胜,《中原文化研究》,2014年第3期

嫘祖故里试探》:朱绍侯,《许昌学院学报》,2007年第6期

《四川犍为县巴蜀土坑墓》:王有鹏,《考古》,1983年第9期

《四川犍为金井乡巴蜀土坑墓清理简报》:四川省文物管理委员会,《文物》,1990年第5期

犍为新闻

更多>>

综合新闻

更多>>

魅力犍为

更多>>

24小时热点排行

媒体合作:0833-4250036 QQ:1497418715 邮箱 qwxww@qq.com
地址:犍为县玉津镇北街224号 邮编:614400 备案号:蜀ICP备14010140号
新闻爆料:0833-4250036 监督电话:0833-4250026
律师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