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news@qwxww.cn
当前位置: 犍为新闻网 >> 文学>> 其它>>正文内容

青山作证:英雄儿女走四方

作者:张屏     来源:犍为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4日    点击数:

张 屏 

记忆,就像坐过山车,一幕幕场景、一组组人像,在耄耋之年的革命老人张跃华脑海里翻腾穿越——

父亲张紫阳,曾任县大队长、科长、主任、区长等职;二叔、三叔均是新四军干部,1938年被凶神恶煞的反动派杀害,包括婶、侄儿四个亲人;哥张耀西,中共上海地下党员,长期战斗在敌人心脏;母亲张孙氏、小姑张紫美、嫂子郭绕萱、侄子,均是我党地下交通员……这些亲人如今身在何处?张老日夜牵挂着,时时回味着他们的音容笑貌;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仿佛就在眼前——

 

1.与枪比肩的小兵嘎子

1927年2月的一天,张跃华降生在江苏省灌云县杨集区青云乡官沟村的一个革命世家。

出生的时候,接生婆说:“这小子长得虎头虎脑!一生下来,又哭又闹,声音洪亮,长大了一定象鲁智深。”

父亲干脆就给他取名叫“张鲁生”。

他从八岁在村小发蒙读书,到小学四年级十三岁时,日本鬼子闯进了家园,他的学业被迫中断了。

1938年3月,凶神恶煞的反动派杀害了二叔、三叔及四个亲人,又把魔爪伸向十一岁的张跃华,想斩草除根。

地下党获悉后,立即派人将他送到涟水县张集镇亲戚处,后又辗转到了小湖庄新四军驻地。此时,张跃华总算幸免于难。

1940年11月,他才十三岁,怀着对敌人无比的仇恨,在苏北淮海区行署,他积极要求报名参军。

父亲早就是革命政府的区长了,又是知识分子,十分支持小儿子的人生抉择。

爱开玩笑的招兵队王队长,和鲁生的父亲张紫阳是老熟人了。

他上下打量着鲁生,然后从路过的一个战士肩上取下步枪,立在张鲁生肩旁,打趣地说:“鲁生啊,你个头还没枪高哩,要想进部队,干啥呢?”

“咱家都是革命的人,还分啥大小?!”他不服气地吼了一句。

说罢,鲁生一步上前,动作麻利地取下了王队长手中步枪的枪刺,得意地望着王队长说:“你看,王叔叔,我现在比枪高了!”

“不算!枪不离刺,就像秤不离砣……”王叔叔捂着嘴笑,开始耍赖了。

“我有这个,一样打小鬼子!”鲁生从裤包里掏出了弹弓,拉直了瞄准王队长。

“呵呵,你这小家伙,人小鬼大,有志气!我收、我收了……”王队长边说边躲闪着鲁生的弹弓,一叠声地答应着鲁生的“强硬”要求。

“王叔叔,我不要张鲁生这个名字了……你给我重起名!”鲁生又扬起了弹弓,“威胁”王叔叔。

“嗯,让我好好想想……你父亲可是个文化人,我得琢磨一宿才成!”王队长眨巴了几下眼睛,狡黠地望着他说。

“不行,我马上要——”鲁生生气地在操场里大声喊了起来。

“好,那就叫张跃华吧……张家的小子,走遍中华!”

王队长拍了拍鲁生的脑袋,满意地笑了。

 

2.智斗特务的小交通员

这一年,十三岁的张跃华被派到淮海专署医院医训队当了学员、照护员,每天听受伤的新四军叔叔讲前线的战斗故事。

他的心里痒痒的,恨不得马上飞到前线去,像叔叔们一样,狠狠地揍扁那些小鬼子!

两年后,党组织考虑到张跃华的具体情况和杀敌决心,就派他到灌云县城担任了地下情报站的联络员。

当时,灌云县是敌占区,因张跃华年龄小、易隐蔽,加之机智勇敢,多次成功地送出了重要情报。

张跃华严守党的纪律,不和生人随便接触,不和别人随便讲话。

那时的敌占区充满了白色恐怖,日宪、汪伪、顽军、军统的人都像发疯的野狗,四处打探地下党,抓到后就残酷屠杀。

张跃华所在的地下党情报站,就在城中心的“嘉华钟表店”。

敌人的狗鼻子早就嗅到了这里……

一次,一个汉奸狗特务冒充我地下党人员,前来钟表店接头,企图窃取我地下党的情报。

“同志,我是组织上派来的人,我叫江南……”那个狗特务故作神秘、环顾四周后自我介绍到。

“叔,‘筒子’是装啥用的?”张跃华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见这人面生,眼神不敢正面看人,一只手还一直放在右边的裤兜里,便也装作不懂。

“情况紧急,请小同志赶快带我见‘鱼鹰’!”来人神色慌张,拉着张跃华的手,焦急地说。

“哦叔,你说鱼鹰啊,在河里呢,我吹一下口哨,它们就会飞来!”张跃华十分警惕,小眼珠一转,走到店门外,把手指含在嘴里,“嘘——”一声长长的哨子响起。

狗特务一下子慌了神,以为地下游击队会包围上来,吓得转身屁滚尿流地跑了……

原来,打哨子是地下党接头的一种暗号。

机智勇敢的张跃华,根本就不信狗特务的话,便以暗号判断此人是否“假货”,轻松地把敌人打发走了。

 

3.勇敢杀敌的战斗英雄

1943年秋,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民族抗日武装,展开了声势浩大的战略反攻。

张跃华终于上前线了。

1945年8月,他先后在新四军淮海军分区灌云县独立中队任排长、保健干事等职,率领战士们奋勇杀敌,先后参加了灌东战斗、同光集战斗、十月的龙萱新霸战斗,屡立战功。

1946年1月,十八岁的张跃华,已有五年的军龄了,成长为了一位高大英武的新四军排长了;他在大伊山的苏北淮海军分区二团四连驻地,经指导员王玉楼、连长董九如介绍,加入了党组织,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解放战争时期,他参加了有名的淮海战役、解放大上海战役。

他所在的部队,在与国民党张灵甫王牌师作战时,一颗子弹穿进了右脸颊,留下了永远的伤痕。

在南线战役中,攻打国民党军的师部时,一颗子弹穿过了他的右小腿,他依然冲锋在前,杀敌无数,战后被记为二等功。

1946年1月至1948年6月,张跃华跟随部队作战四十余次,先后参加了万坯战斗、盐城战斗、盐南战役曲烧子战斗、盏林战斗、响水口战斗、打渔沟战斗,并荣获第20军颁发的独立自由勋章和解放勋章。

1950年10月19日,震惊中外的朝鲜半岛战争爆发了。

同年12月,张跃华随所在部队,奉最高统帅毛泽东的命令,跨过鸭绿江,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先后经历了二次战役、仓里、剑山岭战斗,一直打到朝鲜的原山里省。在战斗中,张跃华多次受伤,战功显赫。

1955年10月6日,由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政委唐亮签发授衔令,张跃华被南京军区授予军医上尉军衔。

1956年夏,南京军区在南京隆重召开赴朝参战表彰大会,张跃华荣获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功臣勋章。

 

4.卫生战线的领头尖兵

1955年春,张跃华脱下戎装,响应毛主席号召,跟随陆军第一预备师到黑龙江垦荒,开辟北粮仓,时任步兵预备师一团后勤处卫生主任。

1958年3月至1959年12月,他又改任北大荒军垦农场卫生所长。

在汤原县,他参与了县人民医院的创建工作。

说到在汤原县医院工作经历,张老兴致勃勃地拿出当初在医院前与同事合影的照片,指着照片背景说:“看,这房子还是日本人占领后修的……当时医院还有朝鲜人呢!”

考虑到妻子是犍为人,张老主动申请回了犍为。

“当时汤原县的县委书记很舍不得,为留我们还专门修了一座适合南方人居住的房子,我们还是选择了回家乡。”妻子冯贵珍说。

“1958年夏,我就到了犍为,并呆了两年。后辗转到了夹江、江津、黑龙江,可能是与犍为的缘分未尽。在1966年10月,我正式回到了犍为。”

在犍为,他先后担任了县政府卫生科副科长、县人民医院院长,开始了他的卫生事业,风风雨雨,一干就是20个春秋。这期间的酸甜苦辣,张老从未抱怨,总是默默无闻,无私地奉献着。

在任院长期间,张跃华面对的最大挑战还不是百废待兴的医院建设,而是“粮食关”饥荒引发的各种疾病。

当时,县境内水肿病、疟疾、尸虫病流行。

为尽快医治好病人,防止疫情传播,他在交通不便的情况下,经常下乡了解疫情。

为了让上级及时了解全县最新疫情,县上派了邮电局的一个工作人员背着电话紧跟其后,让张老汇报情况。

随后,他积极筹资修建了门诊部。当时,县境内地震频发,可张跃华的身影经常出现在工地上——查看工程进度、监督工程质量。门诊部的修建只用了5万元,在保质量的情况下很快就完工并投入使用。

修建卫校的时候,是最艰难最困难的时候,张跃华主动挑起了这个重担……缺原材料,张老曾到大渡河水运局要材料,请求支援;为提高效率节约成本,张院长要求自己和每一名职工,上班的时候都携带两块砖上工地。

“别人不愿做的事他做,别人不愿吃的亏他吃。我们的老院长为我县的卫生事业做了太多的贡献。”和张跃华一起共事过的何医生这样评价到。

以前乡镇医疗设施不好,有些手术根本就做不了,张跃华便经常带着医疗队下乡为病人做手术;不管是天晴还是下雨、白昼或黑夜,只要有需要,他是随叫随到,深更半夜在路上奔波是常有的事。

“你是县医院的张院长吧?多亏你医好了我儿子的病,现在他已经工作了。”走在大街上,经常遇到有人上前这样询问张老。

张跃华不仅关注眼前工作,更着眼于未来,惜才如子,专门到四川医科大学引进了很多优秀的人才,连护士都要很有经验的人。这些举措,大大地提高了县医院整体医疗水平。

 

5.欣逢盛世的离休老人

2006年7月21日,经乐山市委组织部乐市组通[2006]7号文件批准,同意张耀华同志从2005年1月1日起,享受共和国离休干部待遇。

张老今年八十五岁高龄了,但离休后的精神志趣,颇受众人称道。

“退休后,他把兴趣用在了种花种草上。”妻子冯贵珍简单地描述了张老的晚年生活。

在张跃华简朴而又整洁的家里,一盆盆长得茂盛的花草映入眼帘,有开着小花的小番茄、有鲜艳可爱的小辣椒、有妙趣横生盆景造型……看着自己种的小辣椒红绿相间,张老很是自豪。

“这些东西既能美化环境,还能给我带来很多乐趣。”看着这些红红绿绿的小果子,张老笑着说。

种花草是张老离休后的生活之一。偶尔,他在老伴陪同下,还要到老干局、老体协去坐坐,会会老朋友,吹吹牛,看别人打打牌。由于年龄大了,老伴儿冯贵珍除照顾好张老外,每天都按时到老体协去跳舞、锻炼身体。二老膝下有四男二女,生活虽算不上富裕,但也和和美美,这一点让张老觉得安享天伦之乐,很幸福……

 

后记:走遍中华都是他的家

犍为县和灌云县虽然相隔四省六十三市四千余里,但都是历史悠久、人文醇厚的千年古郡。

灌云县置县时为古海州郡属地,历史悠久,人文荟萃,名胜遍布。灌云县县名以境内南有灌河,北有云台山而命名为“灌云”;它位于江苏省东北部;东部濒临黄海;西部与安徽省宿迁市沭阳县及连云港市东海县为邻;南部隔新沂河与连云港市灌南县相邻;北部与连云港市海州、新浦两区接壤,隶属于连云港市,是国务院首批批准的对外开放县之一;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灌云县已步入江苏省经济社会发展快车道,全县综合实力以及人均收入,居于全国同级县前列。

犍为,是张老的第二故乡,这里有他的亲人、战友和感情笃厚的昔日同事,他和这片富饶美丽的沃土有着一种割舍不掉的血肉联系;在这片改革开放的热土上,他曾经挥洒过自己的热血和汗水,为犍为的卫生事业,付出了毕生的心血。为此,他感到骄傲和自豪。

犍为,英雄辈出的地方。

 


犍为新闻

更多>>

综合新闻

更多>>

魅力犍为

更多>>

24小时热点排行

媒体合作:0833-4250036 QQ:1497418715 邮箱 qwxww@qq.com
地址:犍为县玉津镇北街224号 邮编:614400 备案号:蜀ICP备14010140号
新闻爆料:0833-4250036 监督电话:0833-4250026
律师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