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news@qwxww.cn
当前位置: 犍为新闻网 >> 文学>> 其它>>正文内容

期待:在硝烟弥散的地平线

作者:张屏     来源:犍为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4日    点击数:

张 屏

 

开题札记: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此刻,你是最美的风景

是他等待时节浓缩的美丽
在他少年的心里你的笑容最纯

仿佛一簇挂满晨露鲜花的枝

          ——阿雅

 

 

高明仁,1925年3月5日生,山东省邹平县西董乡下回路村人;家有土地二亩、房三间。父亲在他九岁时病逝,母亲随后病逝。哥哥高明智,在1938年日寇大扫荡时被打死,嫂子改嫁。成为孤儿的他,七岁在村小读书,后来后随叔父生活。到小学四年级十二岁时,日军入侵家乡,学业中断,在家务农至十五岁。1939年2月,高明仁在邹平县自动报名参军;1943年2月,经指导员尤瑞雪、排长常思明介绍,高明仁光荣入党。

这位出生在齐鲁大地古梁邹平的山东汉子,有着常人不曾有过的人生传奇。他的过去,写在共和国的创建史上,让子孙后代们肃然起敬!

这位身经恶战的老战士,至今保持低调,大半辈子都默默无闻地生活在第二故乡犍为…… 

 

  1.痛击日寇

1939年6月,八路军山东纵队三支队和清河特委机关,在司令员马耀南、副司令员杨国夫等带领下,遵照中共山东分局指示,连夜急行军,进驻刘家井一带备战。此时,高明仁在独立营营部任勤务员。

当时,村民们看到八路军来了,杀猪宰羊慰问部队;战士们挑水、扫院,争着帮助房东干家务活,没过几天,刘家井一带掀起了拥军参军的热潮。

6月6日拂晓,刘家井西北方向的马庄,突然响起“轰轰”的炮声;随后,刘家井的东北、西北方向也陆续响起了枪声。

原来,由于刘家井位于济南以东约70公里,日军非常敏感,很快侦察到我军的集结行动,日军少将松本遂集中济南、惠民等据点的日、伪军5000余人,配属骑兵、炮兵各一部,采取分进合击的战术,将我军团团包围,妄图歼灭这支抗日新军。

支队司令部召开了紧急作战会议,决定由杨国夫副司令员负责全面指挥这次战斗。

此时,驻在刘家井村四周的部队都已经与敌人交火,其中东北方向的韩家村枪声尤为激烈。

驻韩家村的七团独立营,利用村里修筑的高大围墙做屏障,阻击敌人。

团长马千里指挥战士们沉住气,等日军相距三十米时,一声令下:“打!”

9门土炮、33支抬枪、两门开山炮,以及战士们的土枪、步枪一起开火,尤其是“土炮、抬枪大显神威,弹丸一打一大串,日军弄不明白八路军使用了什么秘密武器,丢下一具具尸体狼狈溃退。

然而,敌人很快占领了村北一片高地,架起了数十挺机枪向村中扫射!在猛烈的火力掩护下,日军又开始了第二次冲锋。

等敌人机枪一停,战士们又迅速爬上围墙,一看敌人已经冲到围墙下的壕沟里,土炮用不上,就用手榴弹炸。

排长刘文钱看到敌人喷火的机枪,眼睛都红了,他率领五名战士,借助手榴弹爆炸的烟雾,跳下围墙抡起枪托,砸死了抱着机枪的鬼子兵,然后抱起机枪,反身冲上围墙,将机枪架在围墙边的一棵枣树上,向敌人射出了一串串火舌,日军一片片地倒下。

就在此时,一颗炮弹落在了夺来的机枪上,刘文钱和两名战士壮烈牺牲。

高明仁和另一个勤务员小田,负责战地救护。他俩刚要跃出阵地,去救回刘排长和两名战友,却被营长老黑死死拽住,“你俩小子给我活着,打鬼子!”

随后,营长叫他通知全营,随支队司令部,向西南方向撤退。

死伤惨重的敌军集中炮兵狂轰韩家村西口,又组织了一次冲锋!

突然,村内火药库被日军击中,最终日军凭借占优的火力,使得我军韩家村阵地失守。

此后,日军集中了五门山炮,轮番向刘家井阵地轰击后发起了冲锋,坚守阵地的战士连续打退了敌人的多次冲锋。

杨国夫副司令员一面组织军民修复阵地,一面组织神枪手专打敌人的指挥官和机枪手。

下午四时,在火力掩护下,马耀南司令员带领支队机关人员,经刘家井西南方向突围,撤到了五公里以外的安全地带。

经此一战,我军用几挺轻机枪、单发步枪、土枪、土炮,在当地民众的大力支持下,狠狠地打击了在装备、人数上都占绝对优势的日本侵略军,创造了毙伤日军井口司令以下800余人的战绩,打击了狂妄嚣张的敌人,推动了清河平原抗日游击战的进一步发展……

 

2.挺进南方

   1942年2月至1946年5月,高明仁调任山东军区卫生部附属医院护士,在鲁中卫校受训当学员;至1948年12月,调入18军54师卫生处。

当年春天,我军取得渡江战役的重大胜利后,他所在的部队,便开始了向西南艰苦卓绝的大进军,横扫大陆上的残敌……

在湖南长沙下了火车后,他们这些北方兵感到面前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新鲜好奇:一块块方块状的稻田,一株株参天柚子大树,绿树环绕的村庄,到处郁郁葱葱,甚是壮观。

祖国山河真是美好啊,可恨蒋匪帮却如此糟蹋!

部队在此整训后,他们便在王团长、席政委和副团长焦剑侠的带领下,紧急步入目标3000多里的湘南地区。

刚开始,他们每天行军四十里,后来上级要求他们加快速度达到了日行军60多里。

当时,正值炎炎夏日。

南方的天气也怪,时而烈日当空,时而倾盆大雨。他们这些北方战士人人都面临着种种艰难而复杂的各种考验,大家都坚定表示:坚决用坚强的意志战胜一切困难,不能为他们山东家乡父老乡亲们丢脸!

湖南的太阳,像火一样炙热;行军中又缺水供应,战士们身背铁锨、洋镐、水壶、米袋、背包、枪支弹药等30多斤,使一些体力弱的战士,因在高温下急行军而中暑了。

作为卫生员,他看到自己的战友忍受着中暑那种痛苦的折磨,也不顾自己的劳累和炎热,便急忙将他们护送到阴凉处,为其扇风、抹清凉油,服人丹、针穴位后,再给其徐徐饮水。

经治疗后,有的坚持行进,有的坐担架,也有的永远离开了人世,他们卫生队的看护长邵全,就是其中的一个。

看护长虽体质孱弱,但他以山东人特有的对工作一贯认真负责的个性,忙着抢救了一个又一个中暑患者,自己最后却因过度劳累中暑倒下了。

战友们哭喊着他的名字,可这位优秀的齐鲁人民的好儿子却始终没有醒来,永远沉睡在了湖南那块令他和战友们永远难忘的地方。

 

3.战胜疟疾

行军路上,湖南、四川的蚊虫似乎特别的多。为防蚊叮传染疟疾,部队曾专发了防蚊油、蚊帐等,但疟疾仍传染流行。

疟疾发作时,病人体温往往高达四十度以上,先冷后热,呈半昏迷状态。

战友王希亮、崔林德等发病后,高烧都达到四十二度,嘴上起了大泡,冷了一阵后又高热,均呈半昏迷状态,最后收容队把他们抬上担架,才跟上部队到了宿营地。

部队走到湘潭时,他也患上了疟疾,发冷发热高烧不退,王怀平队长急忙让他坐上担架,并给他连服了三天的药物,才病愈归队的。

疟疾这种病,在当地俗称“打摆子”。他们当时的治疗方法主要是让患者口服奎宁或药涤平。虽有效,但并不治本。直到后来部队入川后,他们采取人人服药预防的办法,才彻底根治。

在向云贵川进军途中,他们部队的官兵们爬山涉水,克服了毒虫叮咬、敌人袭击等困难,坚决做到在行军中不掉队。

由于白昼急行军,不少战友因过度劳累出现半醒半睡状态,走着走着就因打盹掉入路边的稻田水中,还有的遭林草丛中的蛇咬而中毒。

师部警卫连,有一个姓李的小战士,去小便时就被毒蛇咬伤了,伤口青紫,疼痛难忍,几乎昏迷。

这时,他和军医曾放鸣,立即把他们卫生人员召集过来,他亲手用季德胜蛇疮刀将伤者伤处开皮放血、放出毒液,又敷上一些药膏,才幸免遇难。

此后,他们夜行军时便采取手举松明子火把的办法吓退路边的毒蛇,才很少发生毒蛇袭击人的事件。

另外,在夜间行军时,有的同志因掉队还会遇上国民党散兵的袭击骚扰。

在湖南江界,战友张元、张建光、徐靖西、邹景天等与敌遭遇,双方发生枪战,徐世祝腿部挂彩,邹景天当场牺牲。

待后续部队赶到,敌人才钻进深山老林。为此,战友张树全、张哲清等想出了一种用绑腿带子相互牵着边走边睡的好办法。

同时,师部也派出一个营的兵力配合卫生处,收容掉队的伤病员,才使掉队现象大为减少。

 

4.虚惊一场

1949年8月,他所在的部队开拔至湖南长沙市时,遇到了一件罕见的怪事——

发现大街上行走的、站岗的、还有巡逻的士兵都身穿国民党黄卡其布军装,头戴青天白日帽徽的黄军帽,胸前却佩戴着“中国国民党人民解放军”字样的胸章。

他们在大街上懒懒散散吊儿郎当的执行着公务。

这是怎么回事呢?

他和战友们都云里雾里的迷惑不解。

这时,警卫连3排的三个班长周维明、张思兴、张增也紧张地和战友们窃窃私语起来,并互相传递着眼神,以防不测之事发生。

平素机灵敏捷的通讯员程建国、刘忠玉也将子弹呼呼推上枪膛,扣好保险,以防万一,准备迎战。

就在这弯弓欲发之时,就见他们卫生处的李处长崔鸿同志急忙向他们走来,很认真严肃地向大家传达上级的指示精神。

崔鸿说:“这是陈明仁领导的国民党一支起义部队,标志和符号都是他党在起义谈判时内定的一种谋略,使国民党的起义部队在起义转变过程中逐渐适应,也是改换思想的一个过程。”崔指导员接着说,“在这个区域内行军,不要单独行动,一定要高度警惕,防止起义部队中小股部队的反叛行动……如有反常行为,要立即镇压,速战速决,不留尾巴!”

这时,他们才从迷雾中醒悟过来,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紧张的情绪才松弛下来,上膛的子弹也退出了枪膛……

 

5.健康卫士

他所在的部队入川后,上级命令他们要尽快向乐山集结。

为了按时到达指定地点,他们不分昼夜的冒着风雨急行军,有时走大路有时走草地,战士们小跑一样的直插大渡河,终于到达指定地点。

这时,他听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好消息。战友们欢呼着跳跃着,用不同形式表达着自己的感情。

有一天,上级发来命令,要调他到内江资中警卫营卫生队担任司药工作,他二话没说,打起背包就走。

干了一年半时,组织又调他支援犍为县的地方政权建设。

他担任县政府卫生科长后不久,他就接到了首长要他们在犍为县城抓戒毒的命令,接着,他们便开始了艰难而紧张的戒毒战斗。

解放前,犍为的一部分平坝农民,以种植稻谷为主,同时也间种罂粟出售,用于补贴家用。

他们刚到时,只见满山遍野的罂粟,罂粟长得像北方的棉花一样,开花结果,按时收获。

那时,在城中还设有不少的烟馆,吸烟者随时出入,非常随便,没有任何人干涉限制。当时,县卫生院(县人民医院前身)住在邮局大院内的二楼,西头为换药室和手术室,东头为卫生科的宿舍。

而一楼楼底东头是县邮局,西头是他们卫生院的药房。

巧的是,他们楼下就是吸食大烟的烟馆,每天都能见到三五成群的吸大烟者来到这里的室内,懒懒地蜷曲在床上,嘴对着烟灯,手拿着烟枪,让侍者点燃,在灯前吱吱地吸着,一副惬意和懒惰模样,任凭烟毒丝丝地吸入腹内。

一天,他们见到一个来他们院内的吸毒者,穿着破烂的大褂,卧在地上,因上了大烟瘾而得不到吸食的可怜相。

像这样的吸食者比比皆是,经常在深巷墙角中见到。后经调查得知,这里成年吸食鸦片者竟占30%。

针对这种情况,他们遵照上级首长的命令,既要当好战斗队,还要当好工作队和宣传队,要大力开展戒烟戒毒!

首先,他带领卫生科的同志,从源头上抓好戒种罂粟;第二,在各种场合禁止吸毒。当时的县政府卫生科不但要做好对病人的治疗,还要担负起戒毒戒烟的任务。上级采取划片包干、责任到人的戒毒办法后,卫生院共分配到清毒面积300米的范围。

他便带领战友们,边宣传边清理边整治,一个月共缴获烟枪10余支,烟土两公斤。

此后,除报请上级批准留下两百克作为医用救急之外,其余全部上交县政府,由县政府集中于犍为城中的繁华地带统一焚毁。

作为县政府卫生科长,高明仁带领他的战友们,坚决执行乐山军管会的强硬戒毒措施,犍为的戒毒效果十分显著;两年之后,犍为县境内,已全部消除了吸毒者……

 

【相关链接】 高明仁同志光荣履历

1952年6月至1969年11月,任犍为县卫生科科长、四川省工农干校学员;

1969年12月至1970年11月,在眉山“五七”干校劳动;

1970年12月至1972年12月,任犍为县防疫站站长;

1973年1月至1983年12月,任犍为县卫生局副局长;

1984年1月至同年11月,任犍为县政府视察员;

2006年7月21日,经乐山市委组织部乐市组通[2006]7号文件批准,从二零零五年一月一日起,享受正县级离休待遇……


犍为新闻

更多>>

综合新闻

更多>>

魅力犍为

更多>>

24小时热点排行

媒体合作:0833-4250036 QQ:1497418715 邮箱 qwxww@qq.com
地址:犍为县玉津镇北街224号 邮编:614400 备案号:蜀ICP备14010140号
新闻爆料:0833-4250036 监督电话:0833-4250026
律师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