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news@qwxww.cn
当前位置: 犍为新闻网 >> 文学>> 其它>>正文内容

大地风流——在流逝中低诵生命

作者:张屏     来源:犍为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4日    点击数:

  张 屏

 

序:燕赵大地英才辈出

 

邯郸,在一万零三百年前的新石器早期,就出现了磁山先民,在此繁衍、休养生息;而古老的磁县,已有七千余年的华夏文明史,堪称大汉民族的发轫之地。在这里,巍峨的太行山脉,融合了燕赵两大文化,孕育了荀子、公孙龙、慎到等一代学术大师,涌现出赵武灵王、廉颇、蔺相如、赵奢、魏征等一批慷慨悲歌的英雉人物,形成了博大精深的大汉文化体系,至今风靡世界……这里,也曾经是中国抗日战争中,晋冀鲁豫边区的中心。刘伯承、邓小平及其领导的八路军一二九师,以太行山脉为主战场,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在这里指挥过大小战役三千一百多次,展现出了燕赵儿女的浩然正气和民族之魂,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立下了不朽功勋,形成了彪柄史册的革命军事文化。从这块红色土地上走出的三百余位将帅,成为新中国第二代领导集体的中坚力量。

本文所要讲述的主人公,是一位深受胡服骑射 “忠勇报国” 赵文化影响的磁县人、贫民铁匠索志书,当年就是从父亲的铁匠铺里走出来,手提铁锤,加入到八路军民兵队的战斗行列中,与闯入家园的凶残鬼子展开了一场殊死的搏斗,书写了一部中华儿女气壮山河、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

 

1.   侵略者闯进我的家

 

索志书,河北省邯郸市磁县第五区白土村东大街人,1926年10月出生。

当年,他名叫索巨元,祖辈都是铁匠工人。

1938年11月,十二岁的索志书读小学四年级时,因外敌入侵,学业被迫中断, 只好在家,和父亲索有同、哥索志兴一起打铁、务农,兼营铁器铺为生。

那时,家里还有祖母、母亲、嫂、侄儿等七口人,有土地五亩、房产五间,祖孙三代一家子其乐融融,过着恬静而又无忧的生活。

但是,这一年的夏天,鬼子闯进了白土村东大街,烧、杀、抢、掠,乡亲们在血雨腥风中四处逃命,谁还安心在家等死呢?

父子仨打出的铁器,摆在铁匠铺里,积满了灰尘,早已无人问津;田土也被鬼子大队人马铁蹄践踏,颗粒无收。

顿时,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绝境之中!

“小日本,你他娘的真不要咱家活了吗?我操你祖宗八辈儿!”

十二岁的索志书提着铁锤,跑到东大街中央,愤怒地仰天大喊到。

一家子没办法,只有扶老携幼,随着乡亲们东躲西藏,四处逃难……

直到1945年初春,鬼子实行“囚笼”战术失败后,兵力空虚收缩战线;八路军武工队进了村,乡亲们听说后,相互转告,才陆续回了村……

这时,十九岁的索志书,已在狼烟滚滚中,长成了浑身肌肉敲得“嘣嘣”响的壮小伙子了。

他听说村里的八路军武工队在组织打鬼子的民兵队,就向父亲提出了当民兵的想法,得到了家里的同意,高兴得他一宿没睡着觉。

第二天晌午,村里报名的民兵队员在村东头的老槐树下集合。

民兵队长二喜带着武工队的指导员吴奎盛来了,后面还跟着几个人扛着枪。

索志书满以为要发一支三八大盖步枪给他,高兴得一下子蹦了起来,急忙伸手抽出腰杆上打铁用的手锤,想扔掉。

二喜跑过去赶快制止道:“元子,你就将就一点吧……今天武工队发枪,是两人一支,留着手锤还要砸鬼子呢!”

“咋的,我还是干老本行啊?”索志书不服气地晃了晃攥紧的铁锤。

“同志们!要枪要子弹,到鬼子那去取……”指导员吴奎盛挥了挥有力的手,指着远处的鬼子炮楼大声说。

“元子,明天鬼子就要来了,你得精神点!”

从二喜严肃的眼神里,索志书才知道:明天,将有一场恶仗……

 

2.一千多鬼子合围白土村

 

那一天早晨,天刚放亮,鬼子就来了。

这次,鬼子的军事行动是一次报复。

那时,华北的抗日武装和日伪军进入了相持拉锯阶段。

白土村,是八路军的地盘,四名武工队员经常在村里做抗日宣传。

小西村是日伪的地盘,一个碉堡就在村子对面,伪军也经常过来抢粮食;别的村子都给了,只有白土村的人没给。

当时,白土村有一千五百多人口,是个大村庄。整个村子的周围建有五米多高的土围子,俨然一座城堡。

此刻,一千多名日本正规军,正呈弧形向这座田野里的孤堡包围过来……

“一粒粮食也不给二狗子!”抗日村长索三炮,提着铜锣,在村子里转悠了几圈,边敲边走,朝大伙儿喊了好几遍。

大伙儿还记得大半年前的事儿:一百五十多名皇协军前来抢粮时,索三炮指挥村民用土枪、土炮、石头,将伪军们打了回去。

索志书他爹索有同,用自制的那门土炮,轰得皇协军屁滚尿流地滚了回去,美得他爹在村子里来回得瑟了好几天……

报复是意料中的事。白土村也做好了再战的准备。

全村的土围子是1920年为了防土匪而建的,正好能用上。

两天之内,全村各家各户所藏的火药、土炮、大刀都集中分布在土围子的各个战斗岗位,沿着五米高的土围子内侧,搭起了两米多高的可供人了望、射击的木架子。

但是大批日本正规军的到来,还是出人意料。

日军合围的时候,有的人慌了,打开南门想冲出去逃走。

他爹索有同手里提着一把大刀,两眼瞪得血红,站在南门的木架子上,把棉袄一甩,光着膀子大吼一声:“谁再逃,我就先砍了他!”

站在木架子上,二喜作了战前动员:“跑个逑!退也没有后路,一命换一命,值!一人杀俩鬼子,赚!土围子后面就是我们的家,家里有老人、妇女和小孩,一旦敌人进来,后果不堪设想,只有拼了!”

“拼了!拼死他狗日的!”索志书高高地举起了铁锤,声如洪钟。

村里有四名武工队员,一名武工队员赶在合围之前,出了村,去找县大队去了。

日军对整个村子完成了合围之后,派出二鬼子前来劝降,说只要交出八路军,交出粮食,可保全村无恙。

村长索三炮带着大伙儿,异口同声响亮地吼道:“狗日的,滚回去!”

 

3.五子连炮大显神威

 

这是发生在中国华北的一个村庄,史上最为惨烈的一次战斗,一千五百多名村民,在一个二十二岁的民兵队长带领下,依靠十门“五子炮”、大刀、长矛和铁锹,与一千多人的日军精锐部队,展开了整整一天的殊死搏斗——

索二喜指挥战斗的时候,还不到二十二岁;他有啥事儿都爱和索志书他爹商量。因为他和索志书是族兄弟,也经常在一起唠唠。

这次的战斗,索志书担任消息员;他一米七的个头,手提一口大刀,腰杆上别着一个手锤,光着身子,浑身是血,沿着土围子的各个战斗点玩命地奔跑。哪里告急了,他就冲向哪里;炮声震得听不到说话声,他就喊,最后累得舌头都抬不动了。

当时,索志书没有多少文化,但有胆识,有组织能力,性格刚烈,不屈不挠。

早晨八点多钟,日军开始炮轰土围子。

鬼子的小钢炮就架在离村五百米远的北面的高土坡上,先是打了四炮,三炮炸在土围子上,一炮没响。

鬼子没想到的是,土围子只炸出了个白点,一点没塌。

炮击无效后,鬼子大部队开始冲锋了,黑压压的一大片人,向土围子涌来;机关枪像炒豆子似的扫在地上,溅起了一阵阵黄烟……

索志书手拿着高粱杆,蹲在土炮架子上,等着点火。

他一会儿在了望口观察,一会儿又调整‘五子炮’的位置,二喜负责装填弹药。

这时,索三炮在了望口一挥手,索志书就把炮点上了……

“轰!”一条巨大的火龙飞向敌阵!

小鬼子以为白土村的土炮不能连发,就乘着炮击停了的空隙,一窝蜂地往上涌。

敌人哪里知道:白土村的土炮是五子连炮,装的是黄豆粒大小的铁砂子,是索志书他们家铁匠铺出产的,可以连开五炮,干他狗日的!

紧接着,土围子里的其他五门土炮也接连飞出了五条火龙,炸向敌阵;鬼子“哗啦啦”一下子死伤一大片,鬼哭狼嚎!

索有同家三个男人都在炮位上。

他哥索志兴把炮支在围墙的墙角上,他爹装弹药;索志兴不停地发炮,打得起劲高兴,打得鬼子在土围子外哇哇大叫。

二喜一时性起,探出头去向鬼子喊道:“孙子,你们在下面不舒服吧?爷爷在这哈儿磕死你!”一句话未完,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眼窝。

索志书赶紧跑过去抱起他,哭喊道:“二喜哥,你咋的啦……你咋的啦!”

“元子,民兵队就、就靠你、你了,打鬼子、打……我、我……”二喜哥一口气不来,脑袋就耷拉下去了。

二喜哥成了这场战斗中第一个牺牲的人。

晌午十点左右,战斗进行到白热化程度,敌人的火力异常凶猛。

土围子在明处,敌人在暗处。围墙上的人不能露半点头,敌人狙击手的枪法又准又狠。

敌人一波一波的进攻都被击退了。

索志书提着砍刀,在城墙根下巡视了一圈。

在北门,他遇到了奶奶,头被磕破了,满脸是血,他让她赶紧回家包包;奶奶硬是不走,说是还要去抢救伤员。

在东墙的架子上,他看到炮手索有林身子一歪,倒了下来,忙把他拉到一边,用麦杆将尸体掩盖起来。

这时,十门“五子炮”的炮膛都发了红,只能一门一门地轮换着浇上煤油降温;铁砂子很快就用完了;村里的女人们就把铁锅砸成一块块的碎块,送到阵地上来,还把农具铁耙子的一根根齿掰下来,直接放到炮膛里打……

 

4.全村老少血拼鬼子

 

这年,索志书参加战斗的时候只有十九岁。

他所在的炮位,先是在东边,鬼子一露头就打,直打得不敢露头了。北边的敌人又上来了,两个壮汉抬着炮飞跑到北边救急;北边压下去,东头的又冲上来,他们又抬着炮到东边。两大筐子耙子齿都打尽了,炮也打红了。

这时,鬼子的炮弹就在民兵队员的脚下炸开,有人被炸伤,有人倒下去就死了。

但是,大炮震得嗡嗡响,索志书却越战越勇,没有往后退一步。

就是这样,土围子岿然不动。

危险的情况在北门出现过一次:北门外有十五间民房,日本人爬上了屋顶,准备从那里上围墙。索有同所在的炮位可以看得见,但炮够不着,幸亏村里有一把“快枪”,及时调来,把屋顶上的鬼子打了下去。

十点过后,死伤惨重的鬼子冷静下来,开始集中攻打土围子的薄弱处——东北角。这里的围墙相对矮、薄。

敌人调来了山炮。

他这个炮的响声就和先前的小钢炮不一样,炮弹像下雹子一样往东北角砸。

索志书值守的炮被调来支援东北角。

但是,一声巨大的炮响之后,围墙被炸开了一个大窟窿。

这时,索三炮提了两扇门板冲了上去,去堵那口子,一发炮弹打了过来,门板被打得粉碎,围墙里面的三间木匠铺转眼之间变成了一个大炸弹坑,人也被炸飞了;索志建又扛着门板来了,还没堵上,门板又被炸得粉碎,人也没了;还有五门土炮也连着打,大家都打疯了、打红了眼,没一个怕死的。

围墙的口子越炸越大,“五子炮”显然压不过鬼子的大炮。

围墙被打破的消息传遍了全村……

妇女、老人、小孩提着菜刀,拿着长矛、农具都来守口子。

鬼子炸破了围墙,就开始吹冲锋号,立即攻击。

村里民兵队手里没有几条枪,敌人近了,土炮就打不着了。

妇女、小孩们就把窟窿边上的一座大猪圈拆了,用石头砸。

石头砸退了敌人的几次冲锋,但围子眼看守不住了。

这时,被鬼子炮弹震晕了的索志书,浑身都是黄土灰,左手也挂了彩;他一下子蹦了起来,脱了棉袄,抽出了腰杆上的铁锤,悄悄地站在那里。

一个小鬼子爬过来,正往窟窿里钻,他手起锤落,鬼子的脑袋“卟”地开了花。

就这样,一个又一个地砸,不怕死的索志书,像敲西瓜一样一连敲碎了七颗鬼子脑袋。

战斗进行了九个多小时。下午五点左右,土围子失守了……

索志书带着民兵队员退到了街上的各家各户,与鬼子展开肉搏。

日寇为攻下这座土围子,付出了一百三十八具尸体;而村子里的老少爷们为誓死守护家园,也死伤了五百多口子。

守围子的民兵们,沿着细长的更道向西南方向撤退。那是在土围子和村庄的房舍之间,有一道宽一米左右的留给更夫的道路,一侧是高五米的土围墙,一侧是高三米左右的护屋子的墙。

索志书扔了炮,抄起一把长矛沿着更道向西跑去。

大伙儿手里都有家伙。

西北有个架子,上面的战斗还在进行,他爹还在那里继续干。枪弹往里叭叭地掉,敌人冲进来,肉拼,死了十多个人,西南门也守不住了。

当他回到家时,发现奶奶已经死了,她被鬼子刺穿了脖子和腰。

二叔索有光跑到更道的东北角,才发现断了路。

这是一个死角,无路可退,但鬼子却一步步地逼上来。他的肩膀上还扛着一门土炮,两米多长。

黄昏的幽暗光线里,几乎都能看见鬼子的脸了。

索有光赶紧叫身后的索志明点炮。

“轰”的一声,两个鬼子被炸翻在地。后面的鬼子探头探脑地不敢贸然追赶。

索有光向索志明大喊一声:“大侄子,快点逃命吧!”

他自己也扔了炮就跑。

此时,白土村的上空烈火冲天。

鬼子点燃了所到之处的全部房屋草垛,全村一千多间房屋起火。

没有人顾得上救火。村民们各自为战,人人都和鬼子肉搏起来;就连妇女们也手拿菜刀,守在自家的门后,只要鬼子进来,就砍他娘的!

索志书被鬼子追了三圈,实在没有地方可以躲藏,四周都是高墙,便一头扎进一所院子,跳进了地瓜窖里。

在地窖里,他听到越来越多的人被鬼子赶到了这里,他还听到了哥索志兴、嫂子二丫的叫骂声,还有侄子的哭喊声……

眼看大屠杀就要开始了。

他的心脏剧烈地狂跳着,怒火将他的眼睛烧得通红;他正想冲出去和鬼子拼了,却听到了地窖上面二鬼子的惊叫声:“八路大部队来了,快跑吧!”

此时,漫山遍野响起了八路军大部队的喊杀声!冲锋号声此起彼落!一千多支仇恨的枪口,狂泻出复仇的火焰!

剩下的鬼子溃不成军,仓惶向据点逃跑了……

 

【相关链接】 索志书同志光荣履历

 

1947年8月,在磁县二野兵工厂当工人;

1947年9月至1948年3月,任大别山鄂豫四分区(浠水县)三区工作队员;

1948年3月至1950年2月,任大别山鄂豫四分区三十七团炮兵连通讯员;

1949年3月在安徽桐城,经连长梁鲁、指导员张建华介绍入党;在进军大西南途中,在湖南桃源因工作积极,被评为工作模范;

1950年2月至1950年5月,任乐山地委书记张力行警卫员;

1950年5月至1954年2月,先后任川南水上公安局桥滩、河口派出所所长;其中:1953年,在河口派出所因工作积极,被评为川南区乙等公安工作模范,获得铜质奖章一枚和物质奖励;

1954年2月至1958年3月,先后任犍为县公安局政治协理室协理员、中央公安学校重庆分院学员、犍为县公安局副局长;

1958年3月至1983年12月,先后任峨山干部农场中队长、犍为大马电站保卫科科长、犍为县检察院副检察长、犍为县检察院检察长、犍为县玻璃厂党委书记、犍为县工交局局长、犍为县检察院检察长;

1984年2月29日,中共乐山地委批准索志书离休,享受正县级待遇……


犍为新闻

更多>>

综合新闻

更多>>

魅力犍为

更多>>

24小时热点排行

媒体合作:0833-4250036 QQ:1497418715 邮箱 qwxww@qq.com
地址:犍为县玉津镇北街224号 邮编:614400 备案号:蜀ICP备14010140号
新闻爆料:0833-4250036 监督电话:0833-4250026
律师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