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news@qwxww.cn
当前位置: 犍为新闻网 >> 文明>> 道德模范>>正文内容

第四届全国道德模范事迹展播

——孝老爱亲道德模范刘培、刘洋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文明网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02日    点击数:

“中国好兄弟”争孝接力割皮救父:爸 让我来呵护你

    父亲刘盛均在湖北襄阳一家汽配厂工作。2013年6月18日凌晨4时,作业时不慎被高温蒸汽烧伤,全身96%的皮肤烧伤,生命垂危,为此,兄弟两个多次“争吵”,甚至“打架”,都认为父亲供养自己读书多年劳累,一定要舍身救父,不然会一辈子遭受良心的谴责。兄弟俩告诉记者,时至今日,父亲还一直不知道是他们捐皮供父亲治疗,一家人一直在瞒着他。
    他们是“中国好兄弟”刘培、刘洋,因为争孝接力、 割皮救父人的善举,被破格提名为全国第四届道德模范评选活动候选人,这在湖北省内还是第一次。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养育之恩,山高水长。这是经历不幸却又满溢着大爱的一家。灾难没有击垮,却让这个家更为温暖坚强。现在,社会各界已经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相信晴天会更早来临……

    

  8月10日,在武汉市第三医院,哥哥刘培(右)在护理刚刚推出手术室的弟弟刘洋。史 伟摄(新华社发)

  8月3日晚11点,在妈妈的注视下,刘洋(右)给哥哥刘培背部取皮部位擦药。记者 苗剑 史伟 摄


  8月4日8时22分,刘盛均刚从烧伤重症病区推出来,小儿子刘洋立即冲到父亲身边安慰鼓励。记者苗剑 摄

    刘培、刘洋的父亲刘盛均在湖北襄阳一家汽配厂工作。2013年6月18日凌晨4时,刘盛均在作业时不慎被高温蒸汽烧伤,全身96%的皮肤烧伤,生命垂危,被转至武汉市第三医院抢救。其间,医院从刘盛均自体取皮做了一次皮肤移植,但效果不佳。医院提出若能从直系亲属身上取皮,是让刘盛均尽快脱离危险的最佳选择。虽然知道大面积取皮存在风险,但刘培、刘洋兄弟俩都试图说服对方,用自己的皮肤去挽救父亲。为此,兄弟两个多次“争吵”,甚至“打架”,都认为父亲供养自己读书多年劳累,一定要舍身救父,不然会一辈子遭受良心的谴责。为了保护弟弟,哥哥刘培趁弟弟上班,偷偷签下了手术单,用自己的头部和背部的皮肤移植到父亲的四肢及腹部,使父亲的恶化病情得到控制。得知消息后,弟弟刘洋失声痛哭,于8月10日也接受了取皮手术,一场争相割皮救父的孝举在兄弟俩身上上演。

  刘盛均家庭并不富裕,妻子戴亚兰体弱多病,治疗已先后花费80余万元,绝大部分钱都是借来的。为了替父亲筹集巨额手术费,弟弟刘洋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将交完首付几个月的一套新房变卖,所剩20余万元全部用于治疗。为了节约医疗费用,哥哥刘培在接受取皮手术一个星期后,就搬出了医院。

  手术室外 爱心涌动
  手术室外爱心涌动,不少市民闻讯赶来,现场捐献爱心。
  9点21分,一位穿着十分朴素的中年男子来到手术室前,将200元塞给了刘培。他动情地说,百善孝为先,兄弟俩的事迹让他很感动,他自己也是一个父亲,自己也有个儿子在上学,所以特意赶过来,表示一点心意。
  上午11点,刘洋回到病房后,热心读者吴先生和恋人特意来到医院看望中国好兄弟,送上了1000元。
  吴先生称,这几天一直在持续关注兄弟俩的报道,作为90后,兄弟俩的事迹令他跟恋人都很感动,现在社会太需要中国好兄弟的精神了。平时上班比较忙,昨天特意来医院看望兄弟俩,并希望社会上有更多的人能够帮助这个家庭。
  刘培所在单位海天教育集团武汉分校的30多位同事纷纷慷慨解囊,连日来,共捐款14800元。昨天中午1点30分,市场部副经理带着员工嘱托,将钱交给刘培。
    “中国好兄弟”刘培、刘洋争孝接力割皮救父的事迹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家乡黄陂的100多家单位自发捐款86万余元,为这个遭受不幸但充满大爱的家庭解燃眉之急。截至目前,社会捐助的爱心款已达190490元。

兄弟俩瞒着父亲接力割皮

8月11号,取下的皮肤相当于报纸大小

    整个取出的皮肤约相当于一面都市类报纸大小

  8月10日上午,父亲刘盛均第三次植皮手术在市三医院如期举行,在他手术前,医生从弟弟刘洋头部和背部取了全身约10%面积的皮肤用于移植。据悉,刘盛均自身的残存皮肤将作为种子播撒在创口上,而刘洋身上取下的皮肤将覆盖在上面,呵护父亲肌肤新生。

    8月10日上午8点23分,弟弟刘洋进入1号手术室准备接受取皮手术,医生将从其头部和背部提取所需皮肤用于父亲刘盛均的移植手术,医生从刘洋身上取皮后,其父亲紧接着就会被推进手术室接受移植手术,两台手术前后无缝对接进行。
  记者看到,刘洋躺在手术台上,身体微微有些发抖,医生在其身边小声安慰,随着前期消毒、注射麻药后,刘洋渐渐失去知觉。
  10点05分,刘洋取皮手术结束,医生对其伤口进行了包扎,并在手术室里等待其知觉恢复后推出手术室。

    据市三医院副院长、烧伤科主任、市烧伤研究所所长谢卫国介绍,当日手术从刘洋身上取了其全身皮肤的10%左右,手术较成功。

  8月10日上午,刘盛均的第三次手术前,先期进行的是弟弟刘洋的取皮手术,当日的手术经过院方的允许,记者走进手术室全程目击了父子俩的整个手术过程。
  记者看到,弟弟刘洋被取的皮肤主要在头部和背部,医生先对其进行消毒,打麻药后便准备取皮。
  8点55分,取皮的第一道程序是对其头部进行充水,医生用一个装满盐水的注射器对其头部充水,注射器上的针长约8CM。
  据医生介绍,所需植皮的皮肤非常薄,在取皮前都要在患部进行充水,让头皮鼓起来,这样电动取皮刀在取皮时就要容易很多。
  刘洋头部充水后,其皮肤略略有些鼓起,医生手持电动取皮刀从头部下侧往上推,一块长方形皮肤很快就被取了出来,取出来的皮肤非常薄如白纸一般。
  9点55分,弟弟刘洋头部皮肤被取了出来,随后,医生开始对其背部充水取皮,10点05分,整个取皮结束。

    弟弟的皮肤 用于父亲背部移植

    推出手术室的刘洋,浑身不停地颤抖,面对手术室外等候多时的亲戚朋友和众多新闻记者,刘洋轻声说道:“感觉还好,还好。”
  据了解,刘洋的皮肤被取出后,医生还要将这些皮肤清洗干净,虽然取头皮前,刘洋已经剃头,但是,头皮里还是残留有短短的头发,医生都要把这些头发清理掉,剪成邮票大小的块块放置在托盘里等着给其父亲刘盛均移植。
  据谢卫国说,当日,刘洋取的皮肤占其整个皮肤的10%,由于皮肤取出后还会收缩,估计能用的只有5%左右,刘盛均第二次手术时,刘培取出的皮肤主要用于刘盛均前身创伤处的移植,这次手术刘洋的皮肤将主要用于刘盛均背部创伤处的移植。

    移植的皮如保护伞 助父亲自身皮肤生长
  
10点28分,刘洋被推出手术室,刘盛均被推进手术室,父子俩在手术室门口擦肩而过,但是,已经麻醉的他们并不知晓,也许,他们内心能感受到两人的存在。
  记者看到,刘盛均被推进手术室后,医生首先对其背部进行清理,本次手术就是对其背部进行皮肤移植。
  10点55分,创面被清理干净后,医生将刘洋一小块一小块的皮肤慢慢贴到刘盛均身上,直到当日下午1点20分,整个手术结束。
  据谢卫国说,刘盛均烧伤面积达到96%,身上只有头部有少许皮肤,他们第一次手术就是从其头部取出少许皮肤,然后将这些皮肤打碎后喷射在刘盛均身上。
  “这些皮肤就像种子一样。”谢卫国说,喷射到刘盛均身上的颗粒皮肤会慢慢生长、扩展长成新的皮肤,使其伤口慢慢复合。
  谢卫国说,这些喷射在刘盛均身上的皮肤,在生长过程中需要保护,他们从刘培、刘洋兄弟身上取的皮肤就是起到保护作用,这些皮肤贴在刘盛均身上保护他自己的颗粒状皮肤的生长,数日后,贴上去的皮肤会因为排斥等原因自然脱落。这时,理论上刘盛均自己的皮肤会生长、扩展。但是,也有可能因为营养不够或者其他原因使刘盛均自身喷射到身上的皮肤不生长、扩展,那就需要再次进行植皮手术。

  8月4日8时45分,刘盛均被送进烧伤重症病区后,戴亚兰擦抹强忍多时的泪水,小儿子刘洋则在一旁茫然不知所措。记者苗剑 摄

     担心父亲放弃治疗 兄弟俩瞒着父亲接力割皮
  
兄弟俩告诉记者,时至今日,父亲还一直不知道是他们捐皮供父亲治疗,一家人一直在瞒着他。
  前天下午3点,是常规的家属探望时间,戴亚兰跟两个儿子一起前去探望丈夫刘盛均,第二天刘洋和丈夫就要进行皮肤移植手术,算是手术前一家四口团个圆。
  兄弟俩透过电话,只是告诉父亲,明天就可以做手术了,“做了手术,你就没有那么疼了”,其他的消息都瞒着不说。
  戴亚兰说,看到两个儿子为了父亲吃了这么多苦,她很多时候都差点忍不住说出真相,让丈夫感受到孩子的孝心,但她知道丈夫的脾气,担心讲出了真相,丈夫就会放弃治疗,一家人前期的努力全部泡汤。
    央视新闻媒体:“他们不是在做新闻而是在救命”

     武汉晨报“中国好兄弟”报道持续发酵,社会反响日益增大,越来越广泛的民众都开始关注这对做出割皮救父义举的刘氏兄弟,各路媒体也纷纷前往市三医院、襄阳、黄陂等地探访“中国好兄弟”背后的故事。

在地里采摘蔬果带给父母。

  8月25日,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记者岳强、王荣,湖北日报记者王子毅、广东卫视《凡人大爱》栏目记者许明辉在晨报记者陪同下,一同来到中国好兄弟家乡黄陂李家集街,对刘培、刘洋老家的现状进行了拍摄,对兄弟俩及其三伯刘盛俊进行了专访。
  25日上午,央视、湖北日报、广东卫视三路媒体和本报记者陆续到达黄陂区李家集街集合点,赶往位于李家集街郑林村刘家槽37号的刘盛均家,刘培、刘洋兄弟俩也回了一次老家。
  央视、湖北日报和广东卫视的记者在刘盛均的老屋里探视了十几分钟后,刘培从家里拿出了一叠照片。
  这叠照片,有的是一位顶着卷发的年轻小伙子潇洒地跷着腿坐在在湖边的栏杆上,有的是一位帅气的先生笔直地站着,一脸开心地牵着一位微胖的女士,有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站在一栋房子前,牵着两个可爱的小男孩。刘培告诉记者,照片里是父母亲和他们兄弟俩。儿时的温馨是他们面对苦难的动力。

兄弟俩凝神看着家里的老照片。

    兄弟俩:“要做苋菜汤给父亲喝”
  央视记者岳强和王荣从屋内搬了两把椅子到屋外的老树下。岳强和两兄弟的三伯刘盛俊说笑着坐在了椅子上,王荣在两人前方五米远的位置架摄像机牵话筒线。
  刘盛俊收起了之前的随意,挺直身板,双手放在两膝上,一脸严肃的面对岳强。从刘盛均结婚、生子、工作,到刘培和刘洋兄弟俩长大、工作、恋爱,到刘盛均出事、入院、几近绝望,再到媒体报道、社会捐助、政府帮扶,一段段历史在刘盛俊的脸上渗透出笑容与悲伤。
  岳强称几天来的采访,他感受到刘家散发的坚强。父子之爱兄弟之情始终围绕。“你们不只是在做新闻更是在救命。”岳强赞叹,《武汉晨报》报道体现了正能量,让更多的爱心人士行动起来。
  央视、湖北日报、广东卫视采访时,刘培和刘洋就坐在屋外的椅子上聊天休息。
  在屋外坐了十几分钟后,刘培和刘洋起身,找邻居家借了一个菜篮子和两双拖鞋,向远处的农田走去。记者跟上,刘培说想去亲戚的菜地给父母采摘一点新鲜蔬菜水果。
  兄弟俩来到了一片小菜地,菜地里种满了苋菜、青椒等蔬菜。刘培和刘洋蹲在一片苋菜地里,麻利地摘菜。没几分钟,刘洋的后背隐约透出了捐皮手术后长出的红色皮肤。刘培让刘洋站起来提篮子,自己依旧蹲在地里摘苋菜。篮子里装满了苋菜,刘培和刘洋走到旁边一片香瓜地,摘了两个香瓜。
  刘洋说,父亲被烫伤后,母亲为了省钱,在父亲住院期间从没买过水果吃,兄弟俩很心疼母亲,就趁回老家的时候,前往三伯家的菜地里采摘一些苋菜和水果,带给母亲。“还可以做苋菜汤给父亲喝。”

护士为刘培戴上住院信息手带,刘洋蹲坐在地上凝望着哥哥。

    看到父亲的样子,心都碎了
  6月18日凌晨2时许,刘盛均在襄阳工厂里被烧伤,母亲得到消息后,马上让刘培联系了刘洋,那天刚好是刘洋开火车去襄阳。哥哥和母亲在电话里都没有告知烧伤详情。
  记者:为什么母亲没有说具体伤情?
  刘洋:估计母亲考虑我在上班,怕我分心。
  记者:当时赶到医院是什么情况?
  刘洋:看到父亲浑身被烧伤,几乎没有一块皮肤是好的,不停地喊疼。
  记者:父亲和你说了什么?
  刘洋:父亲一个劲说,“对不起你们,以后要给你们添麻烦了,肯定要花好多钱。”
  记者:当时是什么感受?
  刘洋:真想替父亲疼,为了不给父亲增加压力,我强忍着没有流泪。后来,我去帮母亲办理相关手续,一出病房就瘫倒在地,眼泪一下流了出来。
  刘培:父亲转到三医院后,我看到父亲的样子,心都碎了,感觉泪都流不出来,所有的伤痛都冲到脑海里堵住了眼泪。
    父亲的眼神让我们更加坚定
  由于烧伤面积达到96%,随时都有生命危险,6月19日,刘盛均被转到武汉市三医院BICU(烧伤科重症监护病房)。为了挽救父亲的生命,兄弟俩毫不犹豫争着献出皮肤,但巨额治疗费让他们一度陷入绝望。
  记者:治疗费都是怎么安排的?
  刘培:父亲进三医院后,很快就花了50多万元,这些钱除了弟弟卖房子和家里少许积蓄外,其他都是借的,能借的亲戚、朋友都找遍了。
  记者:知道需要多少钱吗?
  刘洋:医生说了要救命起码需要百余万,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天文数字,后来根本都不知道到哪里去借钱,只好求医院缓缓,说我们一定会想办法筹钱。
  记者:想到过放弃吗?
  刘培:从来没有想过,父亲几十年在外打工,受了不少苦,现在这样了,不管怎么样都要救活他。
  刘洋:从玻璃窗看到父亲渴望活下去的眼神,我们更加坚定了挽救父亲的信念。
  记者:那到哪里去弄钱?
  刘洋:还是借,我们找到一家担保公司,虽然利息非常高,但是可以很快就把钱给我们。
  刘培:我们和母亲商量,母亲怕影响我们以后的生活,坚持先找亲戚朋友想办法。
  第一笔捐款是5元钱
  到7月底,刘盛均已欠费9万余元。
  记者:怎么想到给媒体打电话?
  刘培:其实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如果得不到帮助,那只有去借高息贷款。救父亲的命是第一位的,只要父亲在,怎么苦都值。
  记者:哪一笔捐款让你们最感动?
  刘洋:媒体报道后,陆续有些捐款,第一笔捐款是网银转来的5元钱,可能是一个小孩子捐的。因为转账留言写的是,“祝爷爷早日康复”。
  记者:怎么看这5元钱?
  刘培:真的是让我们看到了希望。那个时候,对我们来说,一分钱都是好的。8月6日下午2点多钟,我正从汉口一家资产公司出来,接到一个信息说捐5元钱,特别感动。
  记者:怎么看社会的捐款和帮助?
  刘培:以前都是在新闻里看到别人有困难,总有人帮助,但这些事毕竟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现在看到一笔一笔的捐款,确实让我们感到社会的温暖。
  兄弟俩:救治自己的老父亲,天经地义

  刘培、刘洋的感人事迹经武汉晨报报道后,社会各界为兄弟俩的孝举动容。主流媒体深度报道,网友盛赞他们为“中国好兄弟”,中央文明办破格提名他们为全国第四届道德模范评选候选人。
  记者:对这些荣誉怎么看?
  刘洋:首先要感谢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向绝境中的我们伸出援手。我们兄弟俩救治养育了自己二十多年的老父亲,天经地义,很平常。
  刘培:众多媒体把我们作为典型,我们就是平凡人,当典型肯定还做得很不够。但社会对我们兄弟俩有救父大恩,我们争取努力做好这个典型,让自己的行为拥有感化别人的力量,也是对社会的感恩。
  记者:是否感到压力?有哪些变化?
  刘培:压力肯定有,这些天我们在一起时,也经常谈起,父亲被烧伤,我们的命运改变了。因为媒体报道、各种荣誉,我们的命运也许会再度改变。其他的也没多想,就是先救治父亲,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央视聚焦

    “割皮救父”兄弟被提名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
    据悉,“割皮救父”的“刘氏兄弟”被提名为全国第四届道德模范评选活动候选人。
  武汉市文明办阮处长介绍,第四届全国道德模范评选活动于今年4月启动,经群众、单位、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官兵推荐候选人后,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军队系统组委会进行意见征求和遴选,于5月30日前上报全国活动组委会,组委会审核批准后,向社会公示,进行评选。
  阮处长说,晨报《“中国好兄弟”接力割皮救父》的系列报道始于8月4日,已经过了上报全国组委会的截止日期,原则上“刘氏兄弟”无法参加今年的第四届全国道德模范评选。
  “如果不是晨报的报道引起了如此广泛的社会关注,刘氏兄弟不可能被破格提名为候选人。”阮处长说,晨报《“中国好兄弟”接力割皮救父》的系列报道,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极大的社会反响,包括央视在内的全国多家媒体相继来武汉采访、宣传“刘氏兄弟”,社会各界民众被“刘氏兄弟”的精神所感动。在几近绝望的情况下,“刘氏兄弟”依旧不放弃对父亲的治疗,相继做出“割皮救父”的义举,他们的道德精神完全符合全国道德模范评选活动中“敬老爱亲”的评选标准,所以中央文明办决定将“刘氏兄弟”破格提名为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这次破格提名在湖北省内还是第一次。”

  短评——时代需要中国好兄弟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养育之恩,山高水长。每一个子女都是父母生命的延续、心血的凝聚,孝敬父母是一种生发于内的自觉,也是全社会应当奉行的价值理念。扇枕温席、卧冰求鲤等孝德故事在中华文明史上流传数千年,激荡着一代又一代炎黄子孙热爱父母之心,深深熔铸在我们的文化血脉之中。

  刘培、刘洋兄弟是“80后”,他们争相忍受剧痛移植自己的皮肤,挽救父亲生命于既倒。他们的孝行感天动地,催人泪下,昭示了新一代年轻人的责任担当,破除了人们对于道德传承的疑虑,值得为之赞叹!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养育之恩,山高水长。灾难是不幸的,有幸的是父母拥有刘氏兄弟这样的好儿男,这也是全社会的精神财富。现在,社会各界已经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表达崇敬之情,进一步彰显了当今时代崇尚孝行、奉献爱心的价值取向。让我们共同行动起来!

犍为新闻

更多>>

综合新闻

更多>>

魅力犍为

更多>>

24小时热点排行

媒体合作:0833-4250036 QQ:1497418715 邮箱 qwxww@qq.com
地址:犍为县玉津镇北街224号 邮编:614400 备案号:蜀ICP备14010140号
新闻爆料:0833-4250036 监督电话:0833-4250026
律师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