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news@qwxww.cn
当前位置: 犍为新闻网 >> 文学>> 作家风采>>正文内容

王 玲 平凡地走,美丽地写

作者:紫兮     来源:乐山广播电视报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23日    点击数:

    在犍为作家队伍中,有这样一位女作家。她是公务员,是母亲和妻子,也是作家。30年来,她以丰富的人生经历、独到的见解和女性特有的细腻,创作了一批在读者中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她的散文和诗歌有着独特的审美趣味,充盈着一名女性如水一般的柔情,但也不乏时时闪耀出理性的思想火花。她叫王玲,以对文学的纯粹追求坚守着自己心灵的家园。

    人物简介
    王玲,四川省作家协议会员,犍为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多年来,在《诗坛新人诗选》、《星星诗刊》、《诗与文》、《生活》等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100余首、散文80余篇,并先后获得了乐山市首届民族民间文艺成果奖,金犍文艺特别奖,其文学创作的业绩已收入由中国国际交流出版社和世界人物出版社联合出版的《世界名人录》一书中。

    文学的谦卑始于对曹雪芹的敬仰
    认识王玲是在十年前的一次笔会上。那是一个细雨纷纷的寒冷冬日,文友们到得有些拖拉,头上冒着雾气的王玲是准点到达的。当年犍为到乐山没现在方便,坐公共汽车要2个小时左右。王玲说她早上5点多就起床了,为的是不落下每一个老师的发言。“对文学我始终怀有一颗谦卑的心,难得的文友聚会,能和那么多老师见面交流,我当然不会迟到啦。”而今,王玲仍然生活工作在犍为,但每次来乐山参加文学类的聚会,她依然是准点到达的那位。
王玲对文学的热爱始于幼年。
    1962年9月,王玲出生在犍为县一个干部家庭。父亲是军人,母亲是机关干部,王玲的童年注定了必须“严肃”“认真”。好在家里的书柜里放了很多书,会识字后,王玲才找到别样的乐趣——读书。“10岁的时候,我就读小说了,像《死魂灵》、《当代英雄》等大部头书,一捧在手上,我就读得津津有味。12岁开始,我就捧起繁体字的《红楼梦》来读。”丰富的阅读奠定了王玲写作文的文字基础。“记得从小学4年级开始一直到高中毕业,我的作文几乎每篇都要被老师当做范文来读。”
    “我的文学启蒙老师应该算曹雪芹。”王玲笑着说:“其实第一次读《红楼梦》我是懵的,只是单纯地喜欢里面那些优美的诗句。读了一次觉得不过瘾,我又读,喜欢的诗文、句子我还要用笔记本抄下来。”有一年,母亲整理书柜,发现那套《红楼梦》的边脚毛乎乎的,一问才知道是王玲“干的坏事”。“那套《红楼梦》我反复读了8遍,越读越喜欢,尤其是那些诗词歌赋,好多我都能倒背如流了。”在点点滴滴的记录中,不知不觉间,王玲把《红楼梦》当成了老师。“当我用恰当的文字表述出自己的心情,描写出鲜活的场景,我仿佛看到了孤灯深夜里,曹雪芹奋笔疾书的背景。”王玲对文学的谦卑就开始于对曹雪芹的敬仰。
    20岁有成名作,梦在真爱中延展
    高中毕业那年,王玲放弃读大学而选择了招干考试。顺利地端上县财税局的铁饭碗后,8小时以外,除了一如既往地读文学类书籍,王玲迈出了她文学梦的第一步——写诗。“当时文学热席卷全国,农民放下锄头写诗,工人走出车间写散文写小说,我也提笔搞起了文学创作。”低眉看花开写春天的美,抬头望天蓝写秋的丰润……抛开写作文时的条条框框,陶醉在诗行间,王玲的文笔日渐成熟,文学梦也日渐清晰和丰满。
    1982年王玲迎来了她写作的春天。那一年著名作家周克芹老师应邀来犍为开讲。“当时周克芹和他的《许茂和她的女儿们》很火爆,能在家门口听周老师讲写作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听完了课,我都还以为是做梦呢。”在看了王玲的几篇作品后,周克芹老师对她给予了肯定和指导。得到了权威作家的肯定,王玲的创作激情被彻底点燃了。这一年,王玲的创作上了一个新台阶,她创作的诗歌《如果》、《我和你》等陆续见诸报刊杂志。而其处女作《如果》也成为了20岁的王玲的成名作,同年,该诗获得了乐山市诗歌创作的二等奖。
    翻开王玲的文学作品,我们不难看到,她创作的作品其中大量的篇幅都是歌颂爱情和亲情。王玲告诉记者,她今天的成就还要归功于她的另一个“指导老师”——丈夫刘福明。1986年,经人介绍,王玲认识了在新疆服役的刘福明。短暂的接触后,刘福明就回部队了。远隔万水千山,两个年轻人只得用书信来传情达意。刘福明也是文学爱好者,一封封情书写得文笔流畅、情意绵绵。已被称为“诗人”的王玲当然不甘示弱,回过去的情书更是文字优美、情真意切……两人的感情随着书的厚度而升温、升华,一直到1999年刘福明转业回到犍为,夫妻俩才结束他们长达十几年的“两地书”生涯。“我写给他的情书最长的一封有16页,估计有近一万字,所以说他也算我的‘文学指导老师’。”王玲笑着说。
    三面王玲,平凡地走着,美丽地写着
    公务员、作家、家庭主妇。对于这三个角色,今年50岁的王玲,给出了她诗意的解释:“公务员是母亲的乳汁,她供给我生存的能量;作家是傲翔的翅膀,她带着我的心飞扬;家庭主妇是心中的玫瑰,她让我温润而幸福”。
说起来很诗意,其实交替在这三个角色中的王玲并不容易。作为财政局的会计管理人员,每天一进办公室,王玲就得和一大堆数字打交道。“这是很理性的东西,需要慎密细致。”回到家,烧菜做饭管女儿,尤其是丈夫还在部队的时候,王玲常常是一边洗菜,一边听女儿读课文,只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能铺开稿纸写诗歌写散文。
    最艰难的是和丈夫两地分居的那十几年,除了上班还要带孩子,三天两头给丈夫写一封信成了王玲坚持创作的“原动力”。“信里没写完的,我就写进日记。有些东西,写着写着,就写成了诗歌和散文。”当一篇篇作品在《散文百家》、《星星诗刊》、《北京日报》、《四川文学》等报刊发表,王玲不仅忘记了生活的艰辛,还找到了生活的乐趣。有一年去新疆探亲,王玲以她军嫂的视角和情怀写下了一首题为《我爱你的眼睛》的诗。该诗在当地的《战胜报》发表后,深受部队官兵的喜爱,这让王玲更深刻体会到了逐梦文学的美好和愉悦。“生活虽艰难,因为有梦,我可以随心飞扬。”2006年在获乐山市政府颁发的“沫若文艺二等奖”时,王玲这样表达了她对文学的情怀。
    2002年,王玲的诗集《心灵的家园》正式出版,该书汇集了她对丈夫、女儿以及对生活点滴的热爱,受到读者的好评。2008年,王玲再次将她的散文、诗歌作品定名为《春日的暖阳》结集出版,该书的书名恰似中年王玲的心境——春日的暖阳。时任四川省作家协议副主席的王敦贤这《春日的暖阳》作序时称,王玲的作品中“没有高蹈凌厉,更没有冷硬荒寒,有的只是温馨、婉约和古曲情怀”,“她从来没有抱怨过生活,而总是被生活感动着,并对感动过她的人和事深情地诉说吟咏。”
    “写作于我是乐趣,也是一种享受,写作要耐得住孤独和寂寞,太嘈杂的生活,会让人迷失。”这些年,很多亲戚朋友都在乐山置业买房了,但王玲依然生活在犍为,她表示自己喜欢小县城的安宁平和,黄昏能和丈夫去河边散步,晚上能安静地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就很幸福了。“平凡地走着,美丽地写着。”是王玲的个性签名,也是她对写作、对人生最朴实的承诺。

犍为新闻

更多>>

综合新闻

更多>>

魅力犍为

更多>>

24小时热点排行

媒体合作:0833-4250036 QQ:1497418715 邮箱 qwxww@qq.com
地址:犍为县玉津镇北街224号 邮编:614400 备案号:蜀ICP备14010140号
新闻爆料:0833-4250036 监督电话:0833-4250026
律师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