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news@qwxww.cn
当前位置: 犍为新闻网 >> 文学>> 作家风采>>正文内容

作家徐澄泉:诗即茶,茶即水,水即自然

作者:何洪金     来源:犍为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3日    点击数:

 

作家徐澄泉:诗即茶,茶即水,水即自然

 

⊙ 《三江都市报》记者  何洪金

 

乐山的诗歌在全国很有影响,在苏郭两座高峰的指引下,乐山当代诗坛硕果累累、人才辈出,徐澄泉便是其中的一个。这位蛰居小城犍为的小个子诗人,眼睛不大却有神,头发偏分却有型,似乎随时都在诗意地栖居。

 

一弯新月爬上山坡,三盏路灯的眼睛越发明亮/一片树叶在风中凋零,五瓣夜来香向爱情开放/一只夜莺独自抒情,七只虫子表演合奏/清秋夜归人。一切表示沉默/还有九个梦,醒着

——节选自徐澄泉诗歌《清秋夜归人》

 

  徐澄泉近些日子再次引起乐山文坛的关注,因为他有“大喜”了。据中国作家网消息,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于527日审议通过,2011年中国作家协会发展新会员349人,其中四川省15人,乐山作家徐澄泉榜上有名,成为我市文坛继李伏伽(已故)、周纲、赖正和、枫叶、徐杉、姜力挺之后,第七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而且从年龄上看,不到五十岁的徐澄泉,在几位作家中最年轻。七星高照,乐山文学界星光灿烂,让人欣慰。

徐澄泉1962年出生于重庆万州,1983年大学毕业后,在藏区教过9年书,后到犍为当过记者、公务员,人生经历丰富。他爱读书,善思考,爱旅游,阅历不浅。自然,他的作品就多了一份深刻。徐澄泉说:“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我还生活在川西高原时,就被康巴藏区纯净的天空和白云、圣洁的雪山和河流、神秘的草原和森林,以及淳朴的牧民和醇厚的牧歌一一击中。作为客居于此的异乡人,除了融入其中,我别无选择!这时期,我的诗歌和散文诗创作都深深打上了康巴高原的烙印。后来,即使我回归了本土,回到了故土,仍被这种‘康巴情结’笼罩,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所以,他的作品“从外到内,都浸透着浓浓的‘草原味’”。

徐澄泉是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成长起来的诗人。1983年,20岁刚出头的徐澄泉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迄今,已在《诗刊》、《青年文学》、《萌芽》、《星星》、《诗歌月刊》、《中国诗人》、《中国诗歌》、《诗潮》、《四川文学》、《散文诗》及《中国文学》(港)、《海鸥》(台)、《常青藤》(美)、《新华文学》(新加坡)等海内外100多家报刊发表诗歌、散文诗、散文、评论、小说1000余篇次;作品入选《中国年度散文诗》、《大诗歌》、《中国散文诗精选》、《中国当代青年诗人诗萃精评》、《世界当代华语诗选》等50多种文学选本;生平及创作情况收入《中国当代诗人传略》、《中外华文散文诗作家大辞典》等辞书。出版有诗集《流浪的风》、散文诗集《纯与不纯的风景》,与人合作编著《诗意犍为》、《人文犍为》等4部著作,2006年底加入四川省作家协会。近年来,徐澄泉主要致力于散文诗创作,成为我国散文诗坛实力作家,是著名散文诗流派“我们——北土城散文诗群”成员。中国发行量最大的诗刊、散文诗坛权威刊物《散文诗》曾对其散文诗创作进行头条“特别推荐”。

 

一朵娇艳的花/藏在心底多年/仅供一人欣赏/沉重的灰尘压得花朵哑口无言/她不歌唱,也不微笑/就像一片枯叶失却了风的抚摸/逐渐沧桑和沉默

——节选自徐澄泉诗歌《怀念一朵花》

 

徐澄泉的作品到底怎样?记者说了不算,听听各位专业人士的点评吧。

  现居北京的著名诗歌评论家朱先树先生,对徐澄泉的诗集《流浪的风》这样品评道:“(诗)是情感的结晶,是思想的升华,而这一切又都与诗人的修为历练,以及对社会、历史、现实、文化的认知所能达到的境界有关。看得出,徐澄泉的诗歌创作在这方面也是有一定的基础和功力的。如《石老汉》中写的普通人的生存经历和命运,《想念先祖》写民族的进化与繁衍中生命的顽强与创造等等。从这些随便举出的例子中,我们看出了诗人徐澄泉的思维开阔和深远。当然诗人不是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他的认识不可能达到某种精深程度,但他能以一种诗意的体会来表达这种对生命、对人的精神层面的真实而亮丽,这就很不容易了。”

著名诗人、诗评家、《星星》诗刊副主编李自国对徐澄泉散文诗集《纯与不纯的风景》如此评价道:“不难发现,澄泉在《纯与不纯的风景》里为我们打开了自己独一无二的窗户,站在幸福的岸边,朝着精神的方向窥视。从他笔下涌出的长长短短的句子,是对他倾心热爱的群山来源于血液的爱恋、认识和理解,成为了他生命存在的一种丰富的形式。对自然山川的依恋,因作者的情而生动。澄泉从平常的生活当中,选择着最诗意的心情和词语,新颖而美丽,表达着他对阳光、高原、雪域、森林等等最朴素却又最真挚的情感。”

  《四川日报》副刊编辑、著名诗人曾鸣对徐澄泉的诗歌所展现出的意境赞不绝口:“我当初读到你的康巴诗歌觉得是那么新颖,有些句子非常美丽,整个表述充满一种迷人的阴柔。我当初就得到这些感觉。后来,‘徐澄泉’这个名字一天一天向我逼近。”

海南《万泉河》杂志主编、诗人黄海星认为:“徐澄泉的(散文诗)文字硬朗俊秀,外在气场铺展辽阔,内在神韵细腻蜿蜒,令人折服。”

安徽著名诗人、诗评家崔国发称徐澄泉的诗歌和散文诗创作营造了一方“自然的游牧场和心灵的宿营地”。

 

溪水潺潺流淌,不舍昼夜地歌唱,自古及今,都像诗人抒不尽的情怀。//如月的清溪中,搀杂几尾优游的鱼,正在参悟水的内蕴——//是随那个钓者驻守这方净土,抑或追随那些行者,奔向远方?

——节选自徐澄泉散文诗《清音阁:水的禅》

 

诗人是什么?什么是诗人?徐澄泉在他的《无题诗话》里做了回答:“从土地里听种子发芽的声音,只是农民。在遥远的城市听乡下花开的声音,才是诗人。”

  诗是什么?什么是诗?多年来,一个弱智的问题时常困扰着聪明的诗人们。依徐澄泉的看法,诗歌就是流动的思想诗意的表达。就如月光的清辉,音乐的律动,轻轻洒在心灵上。因此,他固执地坚持:没有心灵触动,不写诗歌。然而,偌大一个中国诗坛,现状不并乐观。现行的诗歌走得太远,让人摸不着北。有的诗人说着白痴的大白话,有的诗人说着根本就不用说的废话,有的诗人说着谁也不懂的鸟语。中国诗人,千军万马,浩浩荡荡,杀向缪斯女神的宫殿。条条大路通罗马。但,路径太多,方向太多,反让诗人们迷失方向,无所适从。

  一些诗人奋起自救,寻求突围之道。出于本能和自卫,徐澄泉拒绝这种无所适从,从两个方向,试图突围:一是选择散文诗创作。散文诗是一种挥洒自如纵横捭阖的文体,它可以散文的手法写诗,可以诗歌的手法写散文,它能让诗歌随心所欲地散步,能让散文诗意地栖居。散文诗集《纯与不纯的风景》就是他尝试的结果。二是发掘诗歌的寓言特性。徐澄泉近期探索了一组“新寓言诗”,在诗中,把诗意和寓意结合起来,力求创造一种新的审美境界。目前,他仍在努力探索与实践中。

对于自己已经面世的诗歌,徐澄泉也有自己的看法,他对记者说:“几位诗人朋友曾经评论我的诗歌,几乎都不约而同地用了‘空灵’、‘飘逸’、‘轻盈’和‘纯净’、‘纯粹’、‘醇厚’等概念加以表述。我表示默认。事实上,我也曾经大言不惭地向一些刊物的编辑和读者推销过自己的诗歌创作观:‘诗即茶,茶即水,水即自然。’把这作为我追求的散文诗创作的境界,也未尝不可。”

  好一句“诗即茶,茶即水,水即自然”,这句脱胎于老子名句“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诗道”,令人击节叫好!好的诗歌,就是来自天然,是自然的天籁,诗人只是它的发现者和记录者。我们希望:徐澄泉在诗歌的大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好!

犍为新闻

更多>>

综合新闻

更多>>

魅力犍为

更多>>

24小时热点排行

媒体合作:0833-4250036 QQ:1497418715 邮箱 qwxww@qq.com
地址:犍为县玉津镇北街224号 邮编:614400 备案号:蜀ICP备14010140号
新闻爆料:0833-4250036 监督电话:0833-4250026
律师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